《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

分类: 今日推文

《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

这儿,便过来看你一眼。待会儿还得赶到军中去。”

  “你要去平阳城前线?”

  “没错。”

  “去做什么??”

  “告诉你也无?妨。七日前我?携带陛下?诏书,从京城拼死杀出重围,昼夜兼程赶往北疆前线,要求长公主回师救援。”

  “七日前,你一直在京中?”

  “不错,半年前我?已经回到京师,因为一些事情不便现身。”

  “可是,我?听说你被送去了海外。”

  “哼,他们能把我?送去海外,我?自然也能回来。这些事我?以后再与你解释,现下我?必须即刻启程了,你好好保重自己,我?们来日再见。”

  “可是,师哥,长公主已经下?了死令,不会回师救援,你此番前去未必能够如愿。”

  “死令?哼,这次可由不得她了!”秦谅似乎成竹在胸,拍拍马背,刚要踩蹬上?马,忽闻四周响起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迅速从箭袋中拿出剑来,挡在身前,警觉地观察四周。

  越中率四百军士及时赶来,把树林子团团围住,慢慢收紧圈子,朝中心处b1近。

  “秦长史,咱们又见面了。”

  “面目可憎之人,不如不见。”秦谅冷声道,横着脱开剑鞘,“拔剑吧。”

  越中这次倒是沉着,非但?没恼,还笑呵呵的,“不是我要见你,是我家主人想请秦长史到大帐里?叙叙旧。”

  说着让了个位置出来,李靖梣披着一件灰色斗篷,于人群中现身,脸色苍白,但?神色淡定地,移步到了人群中央。先意有所指地看了岑杙一眼,没有得到回应,然后就着部下搬来的椅子,坐下?了。

  岑杙眼眶一热,第一时间就想走过去,但?是师哥现在有危险,她不能袖手旁观。只能硬生生地挺在了那儿。

  “有话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何必弄得剑拔弩张?”

  李靖梣发话了。轻轻地摆了摆手,士兵们手执兵戈的阵仗稍稍松了些。岑杙求之不得,忙拉了拉秦谅的袍袖,暗示他,“对,有话好好说,没必要这样。”

  熟料秦谅冷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扔了剑鞘,直朝李靖梣杀过来。

  岑杙一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地喊:“师哥!”

  李靖梣神色却镇定,不闪不避地迎接那利刃。离脸颊尚有一尺之距时,一道白刃横切过来,将秦谅的力道挑了出去。岑杙快吓死了,后知后觉地扑过来,声音都打颤了,“你有没有事?伤着了没?”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眼神亮而温柔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岑杙快要难受死了,不敢想象如果秦谅伤到了李靖梣,她该如何反应。可是李靖梣的笑带着一股天然安抚的力量,很快化解了她的不知所措。尤其是抓住自己手的力道,明明软绵绵的,却像有磁力一般,将她牢牢地捆住,不忍释手。

  回头再看秦谅,正与暗卫缠斗成一团,越中也加入了战圈,在背后偷袭得手,秦谅一着不慎,被划破了袖子,不得不改攻为守。

  岑杙虽恼他冲动行事,但?此刻瞧他腹背受敌,担忧又占了上?风。

  依秦谅的身手,就算两个暗卫也不是他的身手,但?架不住对方人多,这样缠斗下?去迟早会不敌。李靖梣感觉到她手腕的紧张,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并非有意为难你师哥,只是想邀他坐下?来谈一谈。”

  为表诚意,她下令道:“越中你回来吧。”

  “是!”越中心不甘情不愿地撤出战圈,秦谅立即占了上?风,将暗卫打得节节败退。但?是他丝毫未有收手的意思,依然有机会便朝李靖梣攻击。越中不得不再次跳入场中。

  岑杙又气又恼,情急之下?,夺了身旁士兵的刀刃,亲自下场。

  “我?来和你打。”她趁机把暗卫的剑挡开,佯装和?秦谅对打,暗地里却一步步护送他到拴马处,刀剑相抵,师兄弟二人用只得他们自己听见的暗语交谈,“师哥,你为什么?这样冥顽不灵,殿下并未想为难你,何不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秦谅却咬牙道:“别听她的,她的手段你根本想象不到。”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要你死。”

  “你别被她骗了,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并非是因她的善良和宽容。对一个政|客来说,那是不存在的。”

  “难道你们真的要在我面前殊死对决吗?师哥,我?不愿看你们任何一人受到伤害。”

  秦谅叹了口气,突然伸出一脚,看起来很重实则极轻地将她踢飞出去,翻身跳上马背,挥剑杀开一条血路,夺命而逃。

  越中待要去追,李靖梣闭了闭眼,“不必追了,撤了吧。”

  “是。”

  待人走干净后,李靖梣站起来,伸出脚尖,轻轻踢了踢在地上躺尸的岑杙

  “别再装了,地上不冷吗?”

  岑杙睁开一只眼,像一只刚出壳的鸵鸟,试探X1ng地瞧了瞧外面的天光。觉得没危险了,才一骨碌爬起来,打扑打扑身上的草叶。

  “我?只是觉得你们这多人打我?师哥一个,不太公平!”

  “你们?”

  “我?,我?是说……他们,应该公平对决,一个对一个。”

  李靖梣叹了口气,怅然道:“所以,到头来,还是你们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发现根本无从解释。

  李靖梣似乎有点累,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样子,“算了,走吧,这里?有些冷。”

  岑杙见她裹紧了身上的斗篷,移步要走。连忙跑上?去扶着她,“你什么?时候醒的,背上?的伤还疼不疼?”

  “气都要气死了,还管什么?疼?”

  岑杙心?急地绕到她身前来,“可是我疼啊,心?疼。”从斗篷里拿出她的手,在嘴边呵了呵,鼻子又酸又涩,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她。

  皇太女冷冰冰的嘴角在她掌中慢慢融化,惩罚X1ng地捏了捏她的鼻子,“那就少气我?点。”

  “嗯。”岑杙真的很伤心,轻轻地抱她入怀。挤了两滴眼泪出来。

  皇太女不动声色地越过她的肩膀,朝树上?的黑影使了个眼色,对方点点头,背着包裹,悄无?声息地从树上?下?来,一溜烟跑没了影。

【《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本页完)

--免责声明-- 《《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版权归原作者,《《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鲤跃龙门》by 融泥 (五)》这篇小说le34853-1。

<small id='le34853-1'></small><noframes id='le34853-1'>

  • <tfoot id='le34853-1'></tfoot>

          <legend id='le34853-1'><style id='le34853-1'><dir id='le34853-1'><q id='le34853-1'></q></dir></style></legend>
          <i id='le34853-1'><tr id='le34853-1'><dt id='le34853-1'><q id='le34853-1'><span id='le34853-1'><th id='le34853-1'></th></span></q></dt></tr></i><div id='le34853-1'><tfoot id='le34853-1'></tfoot><dl id='le34853-1'><fieldset id='le34853-1'></fieldset></dl></div>
              <bdo id='le34853-1'></bdo><ul id='le3485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