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

分类: 今日推文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

真迹,因为那人和詹晏是同时代的?人物,存有他?的?墨宝并不稀奇。对她们而言旷世难见的?宝贝,对她或许就是臣子敬献的一份孝心。

  三人站在外间,环视着周围那些让人咋舌的?书画真品,忽然听到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从屏风后走了来。岑杙和李靖樨已经见过她本人了,对她的?容貌早已了然于胸。独李靖梣是第一次见她的真容。有想象中的震惊和惊艳,但无想象中的冷漠、疏离、遗世独立。相反,她的气质很近人。

  她早该想到的,能让岑杙一见面就送花,能听李靖樨唠唠叨叨一路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孤高自傲、冰冰冷冷的人。她之前的?那些担忧好像在一瞬间全都瓦解了,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珍惜与感动。

  岑杙看着江后,觉得她似乎比第一次见面时更清减了,也许是早上光线不太亮的?缘故,但整个人仍旧是极美的。

  她着一身素色交领深衣,腰系玄色锦带,外?罩一件黑蓝色的直领大袖氅。长眉凤目,檀口玉腮。容若天成,质拟白莲。

  青丝从后绾起,不加繁珠累饰,无华而神|韵自若。酥指自袂中出岫,不着宝环玉钏,无垢而秀骨透肤。

  岑杙自认在朝野中也算识人无数,但从未在黎民?商贾、皇室贵胄中见过第二个如她这般,如此清贵又如此超脱之人。好像遍历人间浮华,世情冷暖,仍执意要将一生中最好的年华,贡献在自己的?四十来岁。

  江后淡然注视着对面那三个后生,岑杙是那种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到的人。李靖樨是第二个,她很活泼,一上来就跟她套近乎,“夫人阿姨,咱们又见面了。你瞧,我们给你送早饭来了。”

  唯独中间那个女孩子神情略紧张,在三人中显得异常低调和安静。应该就是皇太女了。昨晚没大看仔细,今日一瞧,果然也很标志。

  岑杙想起来还没给她们介绍呢,但转念一想该怎么介绍呢?寻常人见到皇太女是要下跪行礼的,但显然这位夫人不在寻常人之?列。有点不大好办,干脆静默不言。

  倒是李靖梣见妹妹没大没小的?,竟管那人叫“夫人阿姨”。连忙把?她招回来,拉她一起给江后请安,“见过夫人。”

  江后做了个推手的?动作,示意不必行礼,微笑着让三人入座,“怎么提了这么多食盒?”

  李靖梣回道:“皇陵饮食清淡,恐不合夫人口味。这是我叫人私下做得一些小菜,今日便送了来。篮子里?是一些点心,夫人如果尝着喜欢,我明天再教人送来。”

  “不必这么麻烦,”江后温和道:“心意我领了。都坐下一起吃吧。”

  “多谢夫人!”

  四人一张小方桌,把?食盒里?的?菜全都铺叠开,岑杙想起向暝还在外头倒栽葱呢,于是问:“夫人,向暝是怎么了?”

  “因他?跟人动手,我便罚他?倒立一宿!”

  对面三人相顾愕然,岑杙道:“其实那件事,并非全是向暝的?错。他?大约是被人挑衅,才忍不住出手的?吧。”

  “并非如此,”夫人寡淡道:“他?亲口说,是因为在出皇陵的路上,看见一个人在前头跑得非常快。寻思这个人肯定是个高手。又在西陵村遇见了,就故意买走了他?的?熟肉,想跟他?较量较量。”

  “……”岑杙明白了,竟然有些同情那位被挑衅了又打不过他?的?侍卫。

  因为有李靖樨这个小话痨,饭桌上倒也不沉闷,她好奇地问她家乡住址,江后便以辟阳县大蛮山人氏自居。期间岑杙和江后聊了些花草问题,李靖梣一直默默地听着,仔细记在心里?,寻思,这位太慈仁皇后果然如传说中那般喜欢栽种花草。

  这时,门外又传来向暝的?声音,“夫人,又来人了!”

  “开门!”江后吩咐。

  于是向暝又从墙上翻下来,前去开门,引来人到东厢,“是找皇太女的?。”

  李靖梣便从席上退下来,出门去,见是凉月,他?说:“礼部来商议祭礼的大臣都到了,正请皇太女前去主持。”

  李靖梣便又回来同江后告辞,江后淡笑应允。李靖樨要留下来同江后聊天,岑杙只得跟着。于是李靖梣便一个人离开,临行前对江后提醒道:“明日朝廷要在靖陵举行祭祀世祖大典,所以……”

  江后知道她怕自己受到打扰,便说:“午时之前我会去安陵。明日祭祀结束,便再回来。”

  李靖梣谢过,便和凉月出靖陵。向暝侧身让了她离开,巴巴望着桌上的?饭食,倚在门上,不肯走了。江后瞟了他?一眼,“过来吃吧,先去洗手。”

  “是!”向暝欢快去了。回来坐在原先李靖梣的位置,换了双碗筷,斯斯文文地吃了起来。

  “夫人要去安陵,莫非,夫人也是安陵的守陵人?”

  江后没告诉她自己是安陵的主人,只道:“因为去年安陵守陵人故去了,临终前便托我顺便照料安陵。”岑杙还要再问,江后便扯开话题,“听说你是船山县人氏?”

  岑杙便回道:“不是,我只是在船山县读过书。”

  “船山县有个船山书院,书院的院长船夫子是个博学又有趣的人。”

  “夫人也知道船山书院?”岑杙大奇,笑道:“实不相瞒,我就是船夫子的?学生。”

  “原来如此,难怪口齿会如此伶俐。”江后笑道,“船夫子现在还好吗?”

  岑杙笑容消失,缓缓道:“船夫子七年前便过世了。”

  江后眼中蒙上一层灰色,怔怔地愣了许久,似乎为了说服自己似的,叹道:“是啊,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大约还是四十年前,那时他就已经三十多了。”

  岑杙一愣,四十年前这夫人顶多四五岁吧,“莫非夫人幼时也听过船夫子讲课?”

  “……算是吧!”

  “那咱们可真有缘分!我是不是该称呼夫人一声师姐了?”

  江后笑而不语,李靖樨不满了,“什么师姐啊?你才多大年纪?”凭什么自己叫阿姨,她叫师姐,竟然高出自己一辈。

  那两人说话,自己插不进去嘴,李靖樨渐渐无趣起来,便走出东厢到处乱走。岑杙一瞧她跑了,连忙道:“我奉命保护她的?安全,得去跟着她,不能陪夫人了。”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本页完)

--免责声明--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版权归原作者,《《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这篇小说le34851-1。

<small id='le34851-1'></small><noframes id='le34851-1'>

  • <tfoot id='le34851-1'></tfoot>

          <legend id='le34851-1'><style id='le34851-1'><dir id='le34851-1'><q id='le34851-1'></q></dir></style></legend>
          <i id='le34851-1'><tr id='le34851-1'><dt id='le34851-1'><q id='le34851-1'><span id='le34851-1'><th id='le34851-1'></th></span></q></dt></tr></i><div id='le34851-1'><tfoot id='le34851-1'></tfoot><dl id='le34851-1'><fieldset id='le34851-1'></fieldset></dl></div>
              <bdo id='le34851-1'></bdo><ul id='le34851-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