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

分类: 今日推文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

第43章

本来萧元景还在为卫长恭不认识他而感到纠结,却没想到这跟在他身后那位没有见过的青年却主动过来跟他打招呼。

萧元景内心虽然疑窦丛生,可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他不明白卫长恭一夜之间会如此虚弱憔悴,甚至对他对面不识,或许是他比较介怀昨日他玩笑似的一吻,觉得应该跟自己保持距离。

此刻见着向自己行礼问候的青年,萧元景只是凝视了半晌,随即摇头,正色道:“还请公子原谅,从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不知何时见过公子。”

那青年仔细的凝望萧元景半晌,眼中没有失望,反而还有一丝侥幸,这样的一种情绪不过是一瞬既逝,却依旧被萧元景捕捉到了。

顿时他心里的疑惑就更加重了。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一个两个对他装作不认识,另外一个却跑来神经兮兮的问他认不认识他,这镇北王府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奇怪啊?

就在萧元景疑惑的时候,这成友之便唱贺陛下驾到,打断了萧元景的思绪,紫宸殿中的一众人皆起身迎候着皇帝与皇后的前来。

再次落座的时候卫长恭与他手下的两名副将,和萧元昌坐在一侧,而萧元景则与萧元齐和其他两个弟弟坐在一侧。

萧元景一抬眸,就能瞧见他对面正对着的脸色苍白憔悴的卫长恭,他很想上前去问个清楚,为何会对他视而不见,奈何此刻人多嘴杂,他只能忍着心底的疑惑。

皇帝瞧着卫长恭的模样,十分感慨:“当初你与你父亲离京的时候,不过七岁的年纪,如今十三年过去了,你还是第一次回京城,你且好生养伤,莫叫镇北王担忧了才是。”

卫长恭起身朝着皇帝揖礼道:“多谢陛下挂心,臣自当保重身子,只盼早日痊愈,能够再回云中,为大梁守卫边城。”

萧元景的手握紧了腰间挂着的那枚刻鹰的腰佩,回想着当日他的那番话和荀若白与庆国公听到他来历时的反应,此刻才算是真正的恍然大悟。

原来他的身份是镇北王世子,难怪当初为他解围的时候,会直接提及边城的战事,给他的腰佩也说是在边城能用的,难怪荀若白在听到他是来自云中,还姓卫神色会惊讶。

当初荀若白的话在莫不是后面就断了,只怕荀若白的原话是想问:莫不是镇北王世子……

萧元景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了,觉得他这兄弟不够仗义。

瞒着他自己真实身份不说,甚至此刻还装作不认识自己,实在是客气。

萧元景偷偷摸摸的摘下了腰间的腰佩藏进了怀里,此刻他瞧着卫长恭眼角都是气,自然也不再将视线投向他了。

这皇帝与卫长恭一番寒暄过后,这皇后就开口了,只是她问询的却不是卫长恭,而是方才去问萧元景认不认识他的青年。

荀皇后一脸慈爱,温柔的笑着道:“我听玉瑶说过,流年在镇北王的军中效力,你告诉姨母,辛不辛苦?”

卧槽!

萧元景心里一声惊呼,视线朝着那神经兮兮的青年望去,只见着他起身朝着皇后一礼道:

“回禀皇后姨母,不辛苦,流年堂堂八尺男儿汉,就该保家卫国嘛,也是母亲她舍得下,才有了外甥这一展抱负的机会,镇北王及小王爷待外甥也好,姨母也就不必担心了。”

萧元景脑子里在不停的在盘算着这个青年的身份,他叫流年,唤着皇后姨母,皇后又只有一个妹妹,就是惠云县主,那这位神经兮兮的青年就是惠云县主的儿子,谢流年?

皇帝听后也不由笑着道:“这隋郡谢氏一门大多从文,唯有这流年一个孩子从了军,流年小的时候身子孱弱,镇北王在训练长恭的时候,惠云便将流年一并送去了练武,而后没多久,这晋阳李氏也将长亭送进了军中,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帮孩子都长大了,朕也老了。”

听得皇帝如此说,李长亭倒是起身笑着道:“陛下不老,正当壮年呢,不是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嘛,陛下还是如花一般的年纪,哪里就老了。”

萧元景忍着没有笑出声,倒是卫长恭连忙朝着望了一眼,李长亭一脸懵懂:“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卫长恭连忙解释道:“还请陛下恕罪,长亭他擅长武功兵法,就是嘴笨,还请陛下不要怪罪他。”

被李长亭这么一夸,皇帝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哈哈笑着:“无妨无妨,这长亭夸朕如花一般的年纪,朕怎么会怪他呢。”

得了皇帝的这么一句话,李长亭还要再说什么,可瞧着卫长恭的脸色,也就再次行礼坐下,全程没有再说一句话。

因为想着卫长恭是伤还未愈,一场接风的筵席也就很快的散了,不过皇帝也特地下旨,特许他们在宫中过一夜,由太医为他们请过平安脉以后,明日再行离宫。

散了筵席后,萧元昌与萧元齐与卫长恭走在一处,萧元景瞧着卫长恭那副谦逊的模样,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快走了两步,完全不理会那几个人。

唯有谢流年快步追上了萧元景的步伐:“小表弟怎么走这么快,你的兄长们虽然没有明说,可对小王爷殷勤的很呢,小表弟怎么没什么表示,宴席上一杯酒都不曾与小王爷喝过。”

萧元景瘪瘪嘴:“他们乐意对谁殷勤对谁殷勤,关我屁事。”

谢流年回头看了看与两位王爷下台阶的卫长恭,走在萧元景身边,拐了拐他的肩头:“你这小表弟怎么不明白呢,小王爷他可是代表的镇北王府,你就不明白你那俩哥哥对他献殷勤的意思?”

萧元景驻足侧眸看着神情欢快的谢流年:“表兄你怎么都不避讳一下呢,这会儿是在宫里,你说那话的意思也太明显了。”

谢流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如果说他俩没有争储的心思你信吗?”

萧元景摇摇头。

谢流年笑了笑:“这就对了嘛,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儿说说怎么了,况且我是跟小表弟你说,你又不是外人。”

萧元景看着谢流年这副放浪不羁的笑脸,不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表兄这么信任我,那我就放心了,小王爷那边我没兴趣,不如我对表兄你献殷勤吧,反正你也在军中,对吧。”

谢流年敛起笑意,指了指自己,又回头看了看卫长恭,连忙点头:“可以的小表弟,我后头还有隋郡谢氏一门呢,保准让你满意。”

萧元景象征性的笑了笑,连忙招呼过来身后跟着的萧元辰,快步朝承乾殿走去,将镇北王府那群神经兮兮的人甩的老远。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本页完)

--免责声明--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版权归原作者,《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我的对象是口锅)中 by 东家小娘子》这篇小说le12614-1。

<small id='le12614-1'></small><noframes id='le12614-1'>

  • <tfoot id='le12614-1'></tfoot>

          <legend id='le12614-1'><style id='le12614-1'><dir id='le12614-1'><q id='le12614-1'></q></dir></style></legend>
          <i id='le12614-1'><tr id='le12614-1'><dt id='le12614-1'><q id='le12614-1'><span id='le12614-1'><th id='le12614-1'></th></span></q></dt></tr></i><div id='le12614-1'><tfoot id='le12614-1'></tfoot><dl id='le12614-1'><fieldset id='le12614-1'></fieldset></dl></div>
              <bdo id='le12614-1'></bdo><ul id='le12614-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