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

分类: 今日推文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

第31章

顾之洲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轻的。

他恍惚着睁开眼睛,神魂尚有一半在同周公道别,意识朦胧,整个人惺忪而柔和。

“醒了?”

声音离的好近,清清淡淡的气息就拂在耳边,低沉暗哑,勾人心魄。

顾之洲偏头看过去,略显迟钝的眨了眨眼,眼中残留的水汽未消,宛若在其间盛了一池碧泉。

傅子邱揉了揉顾之洲耳边的头发,愁人的叹了口气:“哎,清醒清醒。”

顾之洲“啪”的一下把傅子邱的手拍掉,随着这动静骤然醒神。

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目光在傅子邱脸上和房间内游移半天,惊了:“靠,你怎么在我床上?”

傅子邱很无奈的跟着坐起来,揪着自己的衣角往上提。

顾之洲更震惊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竟然紧紧地攥着傅子邱的衣服,估计抓的时间有点长了,布都皱的不能看。

“我倒是想走,您说晕就晕,还拽着我不肯撒手,里外两层全给你抓严实了,脱都脱不了。”

顾之洲赶紧把手松开:“我睡了多久啊?”

傅子邱算算时间:“两天吧。”

“那你……”

傅子邱点头:“是的,我陪你躺了两天。”

“……”顾之洲脸都红了,臊的,还觉得丢人。

傅子邱不知道顾之洲的心理活动,更看不见他的表情,自己摸索着挪到床边,把靴子套上,又扶着床上的雕花柱站了起来。

“你干嘛?”

傅子邱无语:“睡了两天,你不尿急啊?”

还真有点急,顾之洲也下了床,相当自觉的扶着这瞎子:“你别自己乱走,我带你去。”

傅子邱乖顺的任顾之洲拉着,边走边说:“你睡觉的时候,岳林来找过你,见你没醒又回去了。”

“说什么事儿了吗?”

“没有,我一个外人,他跟我说干嘛。”

顾之洲觉得“外人”这词儿特别刺耳,墟余峰哪个角落没被傅子邱撒过野?从前岳林最爱缠着他问东问西,枫华整日嚷着让傅子邱教他练新剑法。这里的一花一树,一草一木都曾留下过傅子邱的痕迹,如今再回来,却道是个外人。

墟余峰不再是傅子邱的归处,他有自己要回的地方,有心心念念等他归去的人。而自己,注定不是他的良人。

“嗯,我回头去问问他。”顾之洲按捺住心头的酸涩,故作平静道:“淮遇不是让你去信芳洲?你怎么带我回来了,上山的时候没人拦你吗?”

傅子邱嫌弃的瘪瘪嘴:“底下新上贡了一批药材,信芳洲现在整个就是一药炉子,臭死了。你又拽着我不放手,只好让他们送来墟余峰了。他们见我抱着你,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好在我当年在剑门有点威望,三两句把他们给镇住了。”

“……行吧。”顾之洲难堪的咬了咬唇,感觉自己回来的方式好生不雅:“我现在醒了,一会儿送你去信芳洲。”

“我不去,一股子药味儿。而且他们正忙着,哪有人理我。”

“那你待在我这儿也不合适啊,墟余峰上人来人往的,回头看到你,玉莲峰那帮碎嘴的又要说三道四了。”

“玉莲峰那些老古板?”傅子邱挑起眉:“他们还健在呢。”

“说话注意点儿!”顾之洲提醒道:“怎么说都是你的师……”

“师叔”两个字卡在喉咙,顾之洲没了声音。

该说什么?怎么说都是你的师叔,不能这样没大没小。我刻薄讨厌惯了,不在乎这些所谓的尊卑礼数,但你不行。你从小就是各大长老、师叔伯眼中最出色的弟子,是被所有人给予厚望的,剑门未来的主人。

恶人坏人,被恨死的人,被恶言恶语中伤的人,是我,不该是你。

但这些话,早便没有意义了。

“我不怕得罪人。”傅子邱笑道:“放心,他们敢来找茬,我就敢把他们胡子剪了。”

顾之洲让傅子邱先去放水,自己在外等着。未站几息,便听得内间一阵响动。

“怎么了?”顾之洲冲里面喊。

傅子邱没回应,一会儿出来了才埋怨:“踢翻了门边的木桶,幸好是空的,不然我能跟你拼命。”

等顾之洲方便完,傅子邱拄着人形拐杖安排:“给我收拾间屋子出来,然后你该干嘛干嘛,不用管我。”

“我欠你的啊!”顾之洲嚷嚷道:“别支使我。”

傅子邱眼睛看不见,切身体会了一把世态炎凉,有点不大敢招惹顾之洲,怕把人惹毛了撒手不管了。他悻悻地,抿起唇不说话了,眼底无光衬的那张脸都无助起来。

顾之洲感觉话好像说重了,怎么说傅子邱眼瞎了跟他脱不开关系。顿了顿,顾之洲退让道:“那什么,房间给你住,屋里东西我没动过,你还熟悉吧?”

傅子邱点点头。

“行,我去隔壁凑活两天。”顾之洲说,“有什么事你好好跟我说,别老是命令我,你知道我吧,脾气上来压不住。”

傅子邱审时度势非常乖巧:“知道。”

他被扶回屋,一进门就有一种倦鸟归巢的满足感,就像是一个负气出走的孩子,在外面历经千辛万苦,发觉何处都不比得方寸小家,于是跋山涉水终是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

他精准的摸到桌子,手一伸触到桌上的鎏金香炉。

就是熏香和从前的味道不太一样,失焦的眼睛看着顾之洲的方向,傅子邱问道:“听淮初说你常睡不着觉,这里面点的是安神香吗?”

“……”顾之洲在心里把淮初“问候”了一遍,这人嘴上没个把门的,怎么什么都说!

“唔,也没有。”顾之洲模棱两可的遮掩:“这香很久没换了,记不清是什么了。”

——他说不要其实是想要,说没有就是有,让你滚吧,就是在叫你别走。

“也是。”傅子邱点点头:“你这两天睡的挺香,还打呼噜。”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本页完)

--免责声明--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版权归原作者,《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中 by 兔八啃》这篇小说le12605-1。

<small id='le12605-1'></small><noframes id='le12605-1'>

  • <tfoot id='le12605-1'></tfoot>

          <legend id='le12605-1'><style id='le12605-1'><dir id='le12605-1'><q id='le12605-1'></q></dir></style></legend>
          <i id='le12605-1'><tr id='le12605-1'><dt id='le12605-1'><q id='le12605-1'><span id='le12605-1'><th id='le12605-1'></th></span></q></dt></tr></i><div id='le12605-1'><tfoot id='le12605-1'></tfoot><dl id='le12605-1'><fieldset id='le12605-1'></fieldset></dl></div>
              <bdo id='le12605-1'></bdo><ul id='le12605-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