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

分类: 今日推文

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

第69章:乱云(2)

等晏明怀在晏门歇息几日,他们二人才启程去了洛阳。没有赶路的想法,也算是散心,晏明怀自青栩葬礼回来后一直兴致不高,晏虚白嘴上没说,其实心中甚为担忧。一方面怕他因为青栩骤逝而郁沉,另一方面也怕他因为青沉夜而对傅归岚有什么想法。

走走停停,游赏观景,看着风物从西南到中南的变迁,二人走了好几日才到落照山,刚好赶上正言会。好在这次随行的弟子不多,行路中也好改变路线。

晏虚白坐在鸣堂中,心里还有些不真实感。自己醒来才短短几月,竟然发生这么多的事,桩桩件件都匪夷所思。

鸣堂还和先前一样布置的好好,帷幔也是新的,席位案几都是重新上过清漆,鸣堂墙壁上还是古朴纹饰,正位后面的佛像依然没有翻修。所有的一起都提醒晏虚白,这里没有变过。

时移世易,说的都是人而已。

就像这时候,堂中所坐的宗主们,面孔也变了不少。且不说几月前天生桥战场战死的普通修士,其实不少小宗或者附属宗的宗主也命陨其中。再或者就是,宗内经历重创后,实在没有精力前来正言会。

人少了许多,也变了许多。

就算如此,能来的人还是做足了场面功夫,一定要云淡风轻地讨论无关紧要的玄门琐事。

韩飞舟在主位上,和堂下各宗宗主商议着什么。无外乎,战事刚结束,大家还是需要小心注意自家辖域范围内的情况。

裴哂思来了。

青沉夜居然也在。

只是二人从进来自进来后就没说过话,连寒暄也无。周围气氛寒冷异常,没人会去却月城和赤泽水境那边的席位。

其他稍微大些的主宗开始和韩飞舟汇报,附属宗的宗主执事也一一上报给主宗。

晏虚白看着手中茶汤,已经凉了,白茶叶子沉沉浸在杯底,舒展开来。他的心境也和这些茶叶一样,沉沉静静。

没由来的,端着茶盏的手臂被晏明怀晃了晃,晃的茶汤都溅出杯盏,“明怀,你小心点。”

“兄长,刚刚我听到后面有弟子说傅先生。”

“说什么?”

“傅先生有和你说吗?他当时是负伤离开却月城的。”

晏虚白把茶盏放下,看到衣袖边也溅上了,“继续说。”

看了看周围众人,晏明怀朝他兄长那边挪了挪,小声说道:“说是傅先生伤到灵识。”

晏虚白想起好几日前的信件,傅归岚居然还有心思和他赏花,倒真是任凭百家处置,他还乐享其中。

漠然,晏虚白眼中露出些寒光。

先前说放傅归岚你等道场众人离城,料想却月城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傅归岚,裴哂思看起来和善,若没见到他对裴幼姝那种态度,可能想破天也不会觉得裴哂思会这样毒辣。

能伤到灵识,那走之前肯定是恶战一场。

鸣堂里一切井然有序进行。

突然有弟子侧门跑进来,直奔韩飞舟,又在他旁边耳语几句。

离主座较近的几位宗主,看到韩飞舟脸色越来越严肃,最后甚至都全黑了。鸣堂中,各家讨论声也渐渐小了,谁都好奇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让韩飞舟如此为难。

只见韩飞舟起身,朝各宗宗主说了一句“道场内另有要事,在下先行离开,诸位可先商议讨论。”

匆匆离开,还有刚刚的小弟子也跟着离开了。

“兄长,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晏明怀掩着扇子小声问道。

晏虚白环顾一番四周,发现众人对于韩飞舟的离开也没什么反应,似乎还更快活些,继续说着些家长里短。

他现在正想着傅归岚受伤之事,哪有心思去看道场其他的热闹事。

“闲事勿管,知道吗?”晏虚白垂着眼眸,看着面前茶盏里被侍从添好水,已经沉底的茶叶又翻滚上来。

“好吧,那就不管了。”

晏明怀又嘀咕了一句,“好像刚刚那个弟子是度卢涧的巡守弟子。”

听了这句,晏虚白突然抬起眼眸,转头看向晏明怀,“嗯?”

还没等晏明怀说话,鸣堂帷幔又被人匆匆掀起,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小丫头,直奔晏虚白的席位。

“晏宗主,快!快!”

是滴天髓,正呼呼喘着气,话都讲不清了。

“师姐,你慢点儿,喝口茶先缓缓。”晏明怀手上拿着个杯子递过去,又把扇子摇起来了。

滴天髓推开茶盏,拉着晏虚白就往外走,边走边朝堂内晏明怀说道:“来不及了,二公子茶我不喝了。我家公子出事了。”

已经被拉到了鸣堂外,晏虚白剥开滴天髓的手,问道:“师姐,先生如何?出了何事?”

“我家公子,和道场的几位长老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晏明怀也跟了出来,听到这样个话,惊地又把滴天髓的话重复一遍。

这时候晏虚白的脸色刷的就不对了。

“兄长,这……我们还回鸣堂吗?”晏明怀试探着问了一句。

晏虚白二话没说,径直就出了厅堂庭院,朝度卢涧方向快步走去。

沿着山道疾行,晏虚白有种预感,这次是真的要出事。越接近度卢涧,他的心中不安感越来越重,甚至在步入折花路时,隐约嗅到的血腥气息,他还以为是幻觉。

折花路这里本就是条山道,虽是平地,但因为两侧是莲池,蓄着从度卢涧落下的飞瀑水,而且这里栽种了不少灵植仙草,还有槭树合欢之类高树。这样的地方,本就不管阔,山路堪堪一两仗。

往日有些弟子回来折花路赏花游玩,如今现在这里也聚了不过十几二十人,便看起来满满当当。十几名修士各个祭着法器,剑拔弩张,还有几人凌空悬在两侧莲池上空,似是要摆出剑阵。

晏虚白定睛看去,这些修士均是道场长老,十几人御剑而立,均是穿着统一的道场长老服,和傅归岚身上那件没什么差别。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白发苍颜的男子站在其中。虽然离的远,晏虚白居然能感觉的他的盛怒。

“傅归岚,你把法器收起!若再如此强行破禁制,不要怪我不念同门之谊。”

“阿岚,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师姐也不想对你动手。”

“我们已经去找韩宗主了,师弟他就是要离开也得韩宗主同意。稍微再等会好吗,师兄师姐。”

【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本页完)

--免责声明-- 《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版权归原作者,《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少宗主他每天都想以身殉道 下 by 试图睡着》这篇小说le12599-1。

<small id='le12599-1'></small><noframes id='le12599-1'>

  • <tfoot id='le12599-1'></tfoot>

          <legend id='le12599-1'><style id='le12599-1'><dir id='le12599-1'><q id='le12599-1'></q></dir></style></legend>
          <i id='le12599-1'><tr id='le12599-1'><dt id='le12599-1'><q id='le12599-1'><span id='le12599-1'><th id='le12599-1'></th></span></q></dt></tr></i><div id='le12599-1'><tfoot id='le12599-1'></tfoot><dl id='le12599-1'><fieldset id='le12599-1'></fieldset></dl></div>
              <bdo id='le12599-1'></bdo><ul id='le12599-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