鹌鹑 中 by 它似蜜

分类: 今日推文

鹌鹑 中 by 它似蜜

第34章:他不能下跪(2)

,但不是很晕,杨剪定了定神,缓缓转脸,从地板的角度,他侧目瞥向高杰。没想到,呵,真没想到。全身的血都倒流了,狂涌到脑袋里面,他可以被暴揍一顿,可以鼻青脸肿,可以再断掉左手的拇指没办法握笔,这些都没问题,他都能告诉自己都是小事十年不晚,然后再坦然地擦干净血把自己拼凑完整,但他不能下跪,更不能低头。

那是他恨不得千刀万剐一把火烧掉的两块木头。

狗屎不如的东西。

屈辱,愤恨,那股力气太惊人了,杨剪差点把压制自己的那几位全都掀翻,他膝盖都离地了,他就要揪住高杰的领子把他摔在地上折断他的颈椎,高杰脸色一变,杨剪身后的人手猛地蹿上来更多,他们呼哧呼哧地不再漏掉杨剪身上任何一处,四肢、脊梁、肩颈,哪怕是鞋跟,不给他任何使力的余地。

杨剪颧骨着地,比方才更重的一声,他看见杨遇秋挣脱了,滑跪下去,用脸蹭高杰的鞋,像条狗一样,却终于能说出点人的语言,“不关他的事,您放过他吧,教长!”她高抬双手试图抓住高杰的裤子,“您罚我啊……是我惹您生气,是我啊!”

高杰一动不动,那红面具却凑上前来,勒在杨遇秋腋下把人拔了起来,不紧不慢道,“不要放肆,你的冤孽、狂妄,已经惹怒日月大神,你不再是圣女了,在此下跪都是亵渎!”他把杨遇秋甩到墙上,让人倚着饮水机,又凑回高杰身侧。

“教长,日月在上,您万万不能心有余情。”

高杰挥了挥手,那些小弟就像是得了统一命令,有人提着杨剪的后领,有人按他的头,咚咚的碰撞声连续起来,杨剪再也无法转脸去看一看姐姐。但他始终没有松下那口气,他的抵抗至少能造成停顿,他始终不是软绵绵的,任人随意就能掼到地上。一个,两个……每一下他都数着,一把刀画着正字刻在他心里。绝不能淡下去。绝不能忘。

他还能听见杨遇秋哭,高杰在质问她,有关她心里有的那个人,她准备礼物、帮忙照顾母亲的那个人,他都调查过了,红面具就在一旁添油加醋,把那人归为圣女杀死圣胎的理由,是由于私情而对日月不忠。杨剪简直要冷笑了,这些理论,听起来太像儿童读物了吧?可偏偏就是如此莫名其妙,在他以为问题即将解决时,总会蹦出点突发事件,把他原本以为可以走通的路截成碎的,劈得更复杂。五十三个,五十四个……疼,钻心的疼,让他感觉到清醒。他听到老朋友的名字,赵维宗,哦,高杰过来跟他说话了,还有刘海川,还有李漓,高杰提起他们,调查得可真仔细。

七十五,七十六。

杨遇秋已经哭得撕心裂肺了。

杨剪忽然有点灵魂出窍,在香烛那股刺鼻的甜味中,他嗅到了些别的味道,太轻微了,稍纵即逝的,鼻子出血也影响嗅觉,杨剪辨认了一会儿才确定,是香烟的味道,红南京。在场的各位都不会穷得去抽那种几块钱一包的烟,那是李白吗?那小子最近也跟着自己换牌子抽了,刚才肯定在这屋里蚂蚁似的乱转,怎么还在这种神圣的房间里乱吸烟了?有没有把烟灰掸在神仙面前?

又想起临别前那把刀,李白当时的神情就像是把核武器交到了自己手里。随手放哪儿了?有点想它了。

又想笑了,杨剪终究是感觉了到久违的安定,也就这么一晃神的工夫,头上的数字数到九十二就停止了,他的别在腰后的手被松开,一撑上地板就被摁住了,面前也多了双皮鞋,踩在他手上,粗粝的鞋底打着圈碾,持续了至少五分钟。接着,高杰又拾起地上压皱的领带,揪着尾端站起,杨剪就被牵着脖子不得不抬起下巴,伤痕累累双手也再度被禁锢到背后。

“很不甘心吧,”高杰嗤了一声,“你一直看不上我,怎么回事,你看不上的人还能让你一直下跪磕响头?”

“来,”高杰还笑眯眯的,他打了杨剪眼睛一拳,“把你松开,你来还手。”

压了杨剪一圈的诸位小弟却一时不敢放手。

被打的是右眼,视线一时有点发黑,不完整,但杨剪还是能看见高杰的神情,那双眼睛其实是惶恐的,硬撑起倨傲,在他脸上扫,背后便是那对无所不能的、白脸黑身的神,还有一红一绿两个护法。似乎被盯得不适,高杰抻直那领带,擦拭杨剪鼻下唇边的血污,越擦涂得越开,越面目全非。他又笑了:“哦,还有个人忘了提,叫李白是吧?”他用小指勾住杨剪的嘴角,往上提了提,“来路不明的小孩,在翠微给人剪头发,管你叫哥哥?一块住新房挺舒服吧,北大教师公寓呢,虽然带把,但长得不比你姐差吧?你该笑一笑呀。”

杨剪目光一凛,勒在领带下的喉结滚动,高杰似乎察觉到了,笑得更得意了,“开玩笑的,不过刚才我提过的每一个名字我都能把人找到,也都能让他们从这世上消失,祭一祭你姐姐造的孽,不信你就等着吧,小杨老弟,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撑不撑得住他们这么多人,”他拍拍杨剪的脸蛋,粗手指,糙皮肤,好像随时能把那张血色浓艳的脸揉碎,但杨剪突然咬住他的拇指,痛得他抽了他一巴掌才把手抽出来,“当然!”他吼道,“你也可以报警,我可能会进去吧?但你姐姐做的那些事,足够她在里面待上半辈子了,白发苍苍地出来,我们看看她还能不能找你的老同学发·骚。”

“……”杨剪咬紧臼齿,眼神仍然不避开,直直冲着高杰。

忽然有雷声响起,震耳欲聋的,但闪电照不进这屋窗前纯黑的帘子。雨又开始下了。

“或者还有一个办法,你记住了,发怒的,给你们降罚的,都是日月大神,不是我,要赎罪的话,也不是找我赎,他们只是托梦,要我来点醒你们而已!”高杰松开领带走到一边,杨剪的眼睛太锐利,眼白变得猩红,像是要冒血,让他在自己的神的庇佑下忌惮起鬼来,他扬了扬下巴,“你来说。”

“日月大神仁慈,无需以命抵债,”红面具背手踱步,高声宣布,“我前夜卜算求问,只需交还金银报答供养,三百万元年底交齐,用以造堂建庙,抑或算作给圣胎安灵的香火,往事即可一笔勾销。”

“还有大半年的时间,”高杰要走了,临走前犹豫着踹了杨遇秋一脚,“我花在你们身上的都不止三百万!”

按住杨剪后颈的小弟亦步亦趋地跑去开门,一屋子人就蝗虫似的散了,再关上时,只剩两个人的呼吸声,杨遇秋看起来像是要断气,她抽搐着,流着泪,试图爬到神龛前磕头忏悔。而杨剪啐了两口血沫,人已经站直了身子,额头瘀紫,眼睛肿了一边,鼻梁差不多要断了,鼻血不停地淌,他把杨遇秋从地上揪起来,拽到沙发前,“你敢动!”他这样吼她,把她逼到墙角,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才找出印象里的那种强效安定剂,抠出药片卡着下巴硬塞进杨遇秋嘴里,他随手抄起还剩一层清水的纸杯给她灌下去。

【鹌鹑 中 by 它似蜜】(本页完)

--免责声明-- 《鹌鹑 中 by 它似蜜》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鹌鹑 中 by 它似蜜》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鹌鹑 中 by 它似蜜》版权归原作者,《鹌鹑 中 by 它似蜜》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鹌鹑 中 by 它似蜜》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鹌鹑 中 by 它似蜜》这篇小说le12587-1。

<small id='le12587-1'></small><noframes id='le12587-1'>

  • <tfoot id='le12587-1'></tfoot>

          <legend id='le12587-1'><style id='le12587-1'><dir id='le12587-1'><q id='le12587-1'></q></dir></style></legend>
          <i id='le12587-1'><tr id='le12587-1'><dt id='le12587-1'><q id='le12587-1'><span id='le12587-1'><th id='le12587-1'></th></span></q></dt></tr></i><div id='le12587-1'><tfoot id='le12587-1'></tfoot><dl id='le12587-1'><fieldset id='le12587-1'></fieldset></dl></div>
              <bdo id='le12587-1'></bdo><ul id='le12587-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