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

分类: 今日推文

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

第82章:维荣之妻【7】

傍晚,警局忽然闯入一位不速之客。

一只流浪狗从卷闸门的缝隙间钻进警局大院,保安小石目睹了它非法闯入警局的全程,但并不驱赶它,还把中午没吃完的盒饭放在地上喂它。但这条瘦的肋骨凸显的流浪狗并没有吃嗟来之食,绕着食物嗅了两圈,然后躺在了草坪边缘处的高出来的一圈石沿旁。

小石又把盒饭移到它嘴边,以为它是渴了,又用一次性纸杯给它接了杯水,但流浪狗始终无动于衷。

正当小石束手无策的时候,听到有稳健的脚步声走近,随后一道温润又低醇的男性嗓音问道:“它怎么了?”

小石抬头一看,来人是夏冰洋早上领进来的男人,他也随大流好奇打听过这个男人的身份,只被模糊的告知这个男人姓纪,具体姓名不详,来历不详,身份亦成迷。

“不知道啊,我以为它进来找吃的,给它喂饭它又不吃。”说着,小石点了点流浪狗的鼻头:“你还挺挑食。”

此时天光已经黯淡了,警局院子两旁亮起了光芒微弱的两杆路灯,天空倒是蓝的更深邃,被浓郁的蓝色天空笼罩下的城市街道中浮着一层昏暗的黑色,黑暗中逐渐蹦出一簇簇星火。

纪征走近一看,发现这只流浪狗只有两三个月大,是在如今的城市中早已不被重视的国内的土狗,小土狗并不纯正的黄褐色的毛发中夹杂着根根黑色的杂毛,它侧躺在水泥地面上,对身边围着的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敌意,很不怕人的样子。但是它半阖着的眼皮和它枯瘪的肚皮不规则的起伏让它看起来极不健康。

小石也察觉到这只小狗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正要摸摸它的脑袋,刚抬手就被纪征阻止了。

纪征温声道:“现在最好不要碰它,它可能会咬人。”

小石把手缩了回来,打量它两眼:“它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饿的?”

纪征看了看它干燥的鼻头和它正在抽搐的前腿,然后动作很轻柔地摸了摸它的耳朵尖,道:“它发烧了。”

“发烧了?你怎么知道?”

纪征简言道:“四肢抽搐,耳朵潮湿。”

“原来你是宠物医生啊?”

纪征淡淡地笑了笑:“差不多,都是医生。”

小石又问:“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它自己能好吗?”

纪征有些担忧地皱了皱眉,道:“估计它已经发烧了有一段时间了,继续拖下去的话可能会得犬瘟。”

“犬瘟很严重吗?”

“死亡率百分之八十。”

小石也没了办法,徒劳地注视着流浪狗。

纪征倒有心把它送到宠物医院,但是他现在不敢离夏冰洋太远,也不想让夏冰洋在结束工作后见不到他,也是束手无策。

此时大门外响起了喇叭声,一辆银色路虎揽胜停在门外,纪征一眼认出了那是夏冰洋的车。

小石打开卷闸门,车开了进来停在草坪边的路灯下,随后娄月推开车门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只牛皮纸档案袋。娄月下车时也看到了被纪征和小石围在中间的流浪狗,她走过去蹲在纪征身边,先蹙着眉打量了流浪狗几眼,然后才朝纪征看过去,道:“纪医生是吗?”

纪征点头:“是。”

娄月朝他伸出手:“娄月。”

纪征和她握手:“你好。”

娄月朝躺在地上的气息奄奄的流浪狗抬了抬下巴:“它快死了?”

纪征扶了扶眼镜,道:“还没有,不过——”

小石抢着说:“纪医生说这只狗发烧发的快得犬瘟了,不治疗的话就活不成了。”

娄月又朝纪征看过去:“你是宠物医生?”

纪征微笑着解释道:“不是,只是略懂一点。”

娄月平淡的目光又回到流浪狗身上,她脸上过于漠然的神色让人无法看出她对这只病入膏肓的流浪狗到底是同情还是无感:“现在它一时半会死不了是吗?”

“应该是。”

正说着话,娄月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我回来了,车停在院里,你下来拿钥匙。”

娄月说完就挂了电话,紧接着,纪征的手机又响了。

夏冰洋问他在哪里。

纪征略微压低了嗓音道:“我在楼下,你出来就能看到我。”

不到两分钟,夏冰洋就从办公大楼里出来了,快步朝聚集了三个人的保安室门口走过去。

隔着几米远,娄月就把车钥匙朝夏冰洋扔过去,夏冰洋抬手接住车钥匙又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纪征身后,弯下腰把手搭在纪征肩上,和他们一起看着躺在地上的流浪狗,笑道:“几位在替这只狗招魂还是施法?”

小石道:“夏队,它快得犬瘟了。”

除了家里那只蛋黄,夏冰洋没有养宠物的经验,不理解他嘴里的’犬瘟‘是个什么名词,但还是看出了流浪狗的状态不对:“病了是吧?”

纪征从他手里拿过车钥匙,道:“我去开车。”

夏冰洋点点头,然后在纪征腾出来的位置上蹲下,看着流浪狗说:“送到医院吧,可能还有的救。”

娄月一言不发地脱掉身上的外套铺在地上,对夏冰洋说:“搭把手。”

夏冰洋一手固定着流浪狗的脑袋,一手托着它的脊背,和娄月两个人把哼哼唧唧想咬人的流浪狗移到娄月的外套上,然后娄月隔着外套把狗抱起来,对夏冰洋说:“送我去宠物医院。”末了又很敷衍地征求夏冰洋的意见:“顺路吗?”

夏冰洋拽了一下流浪狗晃晃悠悠的尾巴,无奈道:“只能顺路啊。”

纪征体谅夏冰洋工作了一天难免精神疲乏,所以坐在驾驶座开车,夏冰洋坐在副驾驶,娄月自己抱着狗坐在后面,不时和夏冰洋聊两句工作。

“复查组还不撤掉吗?”

娄月问。

夏冰洋把车窗玻璃放了下来,胳膊架在窗沿上,脸枕着胳膊朝着窗外的风吹了一会儿,才没精打采道:“陈局的意思是保留下来,也是市局的意思。”

娄月皱眉道:“我想不通,这个复查组在——”说着,她瞥了前方开车的纪征一眼,省去了闵成舟的姓名,道:“在局长的案子破了以后就应该解散。本来就是为局长成立的复查组,现在案子也查清楚了,为什么还要保留?为什么非让你多岗多职?”

【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本页完)

--免责声明-- 《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版权归原作者,《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这篇小说le12581-1。

  • 更多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推荐小说
  • 兵者在前(三) by 斑衣白骨Hot.

    第56章:致爱丽丝【21】 任尔东蹲在医院住院部大楼门口一侧的台阶上抽烟,旁边人来人往,而他稳如老狗。当看到一...

  • 兵者在前(二) by 斑衣白骨Hot.

    第25章:黑林错觉【25】 冉婕的花店和南台区公安局隔了一个十字路口,南台区公安局位于十字路口中心靠南的位置,...

  • 兵者在前(一) by 斑衣白骨Hot.

    文案: 夏冰洋(受)VS纪征(攻) 1、富家少爷俏警官,刑场蹦迪第一人VS邻家男神帅竹马,白月光和万人迷。 2、夏...

  • 不可向迩 下 by 四方格Hot.

    第33章 进场没多久就被一位不速之客缠上,短短几分钟时间,楚阔腰肢总被挨着,不然就是被搂着,他头一回碰上这阵...

  • 不可向迩 上 by 四方格Hot.

    文案: 向境之的不可向迩。 伪父子年下,影帝老父亲俏儿子,压抑是假,宠儿子是真。 Its incredibe that I can me...

  • 《兵者在前(四) by 斑衣白骨》上一篇
  • 兵者在前(三) by 斑衣白骨

    第56章:致爱丽丝【21】 任尔东蹲在医院住院部大楼门口一侧的台阶上抽烟,旁边人来人往,而他稳如老狗。当看到一...

<small id='le12581-1'></small><noframes id='le12581-1'>

  • <tfoot id='le12581-1'></tfoot>

          <legend id='le12581-1'><style id='le12581-1'><dir id='le12581-1'><q id='le12581-1'></q></dir></style></legend>
          <i id='le12581-1'><tr id='le12581-1'><dt id='le12581-1'><q id='le12581-1'><span id='le12581-1'><th id='le12581-1'></th></span></q></dt></tr></i><div id='le12581-1'><tfoot id='le12581-1'></tfoot><dl id='le12581-1'><fieldset id='le12581-1'></fieldset></dl></div>
              <bdo id='le12581-1'></bdo><ul id='le12581-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