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

分类: 今日推文

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

第二十五章

你最好永远不要想起来

失眠孤独症患者

发表于 3周前 修改于 2天前

费宪霖变得越来越正常,每天精神饱满去上班,头脑清晰,思维果断,效率奇高,将手上的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尽量推掉所有应酬,每天下班雷打不动回别墅,陪他的小甜心。

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感情,将自己表现成最深情宠爱的父亲,夏银河不待见他也没关系,一步一步,循序渐进,他向来是最优秀的猎手,任何人都逃不开他精致的诱惑。他将情绪克制得很好,温柔宠爱,像个魅力四射的好爸爸。手环再也没警惕地亮过红灯,一切似乎都回归正常。他开始拒绝吃药,拒绝心里催眠,执着地向自己的目标抵进。

他在清晨将他的宝贝唤醒,在午后为他按摩,在睡前给他讲童话故事。他一本正经地抱着书,像个哄幼童入睡的爸爸,声音磁性温柔,充满顽皮:

“月亮上有什么呢?月亮上有两只兔子。”

夏银河喝着牛奶,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

费宪霖笑得轻柔,狡黠地眨眨眼,继续说:

“大兔子是爸爸,小兔子是宝宝,爸爸牵着宝宝,一蹦一跳……”

夏银河忍无可忍,怒吼:

“够了!”

费宪霖疑惑地眨眨眼,无辜道:

“怎么就够了呢,爸爸故事还没讲完呢。”

夏银河气得满脸通红:

“我知道结局!”

费宪霖继续眨眼,问:

“那结局是什么呢?”

流氓,人渣,败类,气得心都痛了,大喊:

“不知道!”

费宪霖低头闷笑,像得逞的坏人,凑近他道:

“告诉爸爸,结局是什么?”

偏过头,羞赧:

“你滚开!”

费宪霖凑近他耳朵,低笑着说:

“爸爸牵着宝宝,永远在一起。”

合上书,在他额头映上一个轻吻,说:

“宝宝晚安,爸爸永远爱你。”

转身得意地走了出去,独留身后羞愧的男孩。

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夏银河开始对费宪霖不那么抵触,老是冷着脸自己也难受,偶尔会不耐烦回应两句,但还是不想搭理他。

院子里,医生头疼地看着紧靠在一起的那一对。

男人小心翼翼地扶着大肚子的宝贝,牵着他慢悠悠散步。夏银河肚子大了,行动越来越不便,孕期情绪不稳,有时候想起这个人渣对自己做过的恶事,气得恨不得将人咬死。但人渣可恶又可幸地前尘忘尽,独留他一个人敞着伤口。魔鬼披上天使的外皮,难道就不是魔鬼了吗?纯善的外表不过是披着糖衣的毒药,一步一步将他的羔羊诱入陷阱。

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头,夏银河身体趔趄了一下,不平衡地往旁边倒。费宪霖即时将人搂住,温柔道:

“宝宝小心。”

男人身上是熟悉的古龙水味,清淡适宜,清爽自然。大手搂住他的腰背,轻轻地将人往身上带,手臂慢慢环绕,手指轻轻摸过他挺翘臀部,又顺着腰侧线条,轻柔摸上他大肚,一个暧昧的搂抱姿势。

夏银河心情烦躁,每天都被要求适量运动,走得他腰酸腿疼,一时也没察觉。费宪霖微不可查地抿唇,声音柔得出水:

“要不要休息会儿?”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当然要。

在花园的躺椅上坐了下来,舒适地靠在椅背上。费宪霖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说:

“宝宝先休息会儿,爸爸去给你拿水。”

不置可否地闭上眼,示意他快去。

男人端着杯子出来的时候,男孩已经偏着头睡了过去。下巴微垂,呼吸均匀,睡得很甜。才吃过晚饭,真是贪睡的小母猫。轻手轻脚走过去,将带来的毛毯轻轻盖在他的身上,注视他纯净的睡颜。刘海有些凌乱,几缕头发被脑袋压着,遮住了他的脸。轻轻将面上头发刨开,下巴凑近,在他眉心映上一个轻柔的吻。唇瓣和眉心软肉相贴,下巴磕在他的鼻梁上,鼻子深嗅他身上甜美味道。恋恋不舍地后退,注视那张柔嫩红唇,轻轻凑近,伸出一点舌头,细细地舔。如幼猫舔奶,带着情欲地,带着肉欲地,炙热又小心地舔他,不敢舔得太深,舌尖只敢在唇缝逡巡,吸了一口他的蜜津,太甜了,湿淋淋的口水是世界上最好的催情剂。

费宪霖忍不住呼吸粗重,全身发热,轻轻蹲下来,半跪在他面前,抱住他的腿,将头靠在他大腿,贴着他的大肚,嗅他身上味道。小宝贝身上很香,很软,身体温度偏高,抱起来很舒服。

大手伸入薄毯,隔着棉裙摸他大腿,腰臀,手指向上,又来到圆润腹部,轻轻摸他,温柔爱抚。像个变态一样猥亵自己的孩子,费宪霖觉得身心满足。嘴唇凑近,亲了一口他圆润润肚子,觉得宝宝真可爱。

一个小时后,费宪霖将夏银河叫醒,轻拍他脖子,说:

“宝宝,起来了,外面风大,我们回去睡。”

夏银河悠悠睁开眼睛,睡眼惺忪,满脑子都是没有睡够的疲倦,身体发软,咽了一口口水,偏过头又想睡。费宪霖无奈地轻笑一声,大手伸入他的腰和腿,轻轻将人抱了起来。身上有孕,又盖着衣服和毛毯,抱起来并不轻松,费宪霖全身都是力气,爱怜地搂着他的孩子,这是他的心他的肝,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

搂着人进了屋,保姆连忙配合地扶住,一起将人送上了床。整好他的被子,医生突然拉住费宪霖,说有事要和他说。费宪霖皱了皱眉,再看了一眼熟睡的夏银河,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

来到书房,费宪霖皱眉不耐:

“什么事?”

医生斟酌措辞,最终还是说:

“费先生,他是您的孩子,您是他名义上的父亲。”

费宪霖偏过头,似笑非笑:

“你也说了,不过是名义上的对吗?”

特地加重了“名义”二字。

医生白了脸,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道:

“费先生,您不应该再如此,您的行为已经超过了父亲的界限,应该立刻清醒。”

费宪霖侧过身,点了一根烟,眼神在烟雾缭绕中看不太清,舒适地吐了一口雾,说:

“我现在很清醒。”

半晌,瞟了一眼脸色冷白的医生,说:

【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本页完)

--免责声明-- 《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版权归原作者,《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银河(包子)下 by 失眠孤独症患者》这篇小说le9039-1。

<small id='le9039-1'></small><noframes id='le9039-1'>

  • <tfoot id='le9039-1'></tfoot>

          <legend id='le9039-1'><style id='le9039-1'><dir id='le9039-1'><q id='le9039-1'></q></dir></style></legend>
          <i id='le9039-1'><tr id='le9039-1'><dt id='le9039-1'><q id='le9039-1'><span id='le9039-1'><th id='le9039-1'></th></span></q></dt></tr></i><div id='le9039-1'><tfoot id='le9039-1'></tfoot><dl id='le9039-1'><fieldset id='le9039-1'></fieldset></dl></div>
              <bdo id='le9039-1'></bdo><ul id='le9039-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