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

逐乐网zhulewang: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


(1)


初秋,天高气爽。
朝阳初升,金子般的江水一浪浪拍打著砂石岸,不时溅起的浪花,湿了岸边织网阿留的青花裙角。
阿留面朝著东方,一抬眼,就能看到大朵大朵、边缘被阳光染成金红色的云,在蓝得通透的天空中层层叠叠,好似高耸的棉花堆。
仔细看了,那棉花堆里面有狮子滚绣球、麒麟传书、三羊开泰……但过一会儿没瞧,又变成其它的形状。
不远的地方,有什麽东西被江水送到了岸边,阿留年过五十,身体虽硬朗,眼睛终究有些花。她瞧不清形状,只看见那东西和江水一样,被朝阳镀了层金色,灿灿的晃人眼。
阿留连忙放下手中织梭,将青花裙往老腰间一盘,把鞋子蹬掉,迈开生满老茧、满是开裂的大脚就朝岸边那东西走去。
近了才看清,那是个全身**的男人。
二十七八的样子,很高很瘦,左肩处有个烙印,被江水浸得发白,一头乌黑长发浸在江水里,丝丝缕缕的随波浮动。
如果还活著的话,这男人应该很好看;如果死了,也就和别的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应该是哪户富贵人家的逃奴吧。这世道就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把人当驴子骡马一样买来卖去,甚至打上印,宣布是自己的私有物。
而且这印,各家的式样还完全不同。村里的男人们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对这些事津津乐道,经常讨论哪家的奴隶用什麽印,阿留却不感兴趣,总觉得那是变著法的折腾人,听过就算。
阿留蹲下身子,将自己起皴的手放在男人鼻下,感觉到一丝气息,再摸摸他的心口,也还温热。
於是再不犹豫,将那湿淋淋的男人背起来,大步朝自己住的小木屋走去。

**********************

阿留自江边长大,打小就知道怎麽救治溺水的人。
她背那男人回家的时候,特意用背顶著他的腹部,让他一直头朝地面。这样回到家之後,他肚子里的积水,一路上已经吐得差不多。
将男人扶到炕上,让他躺下,又为他盖自己的薄被。阿留就在旁边架起锅,拿出珍藏的红糖,小心翼翼倒了些进去,又切了几片姜,替他把姜汤熬上。
估摸著再过一会儿,他就该醒了,总让他这麽光著也不是事。阿留犹豫了片刻,打开衣柜,从最底下找出一套男人的粗布衣裳、一双没穿过的布鞋,放在男人床头。
她那死鬼在十年前走了,连她最後做的一双鞋子、最後一身衣裳都没穿上,就直接套上了寿衣寿鞋。
看身形和脚的大小,死鬼的衣服鞋子,眼前这男人应该正合适。
这些事做完了,阿留就坐在床边,一边看炉子,一边等著男人醒过来。
过了半刻锺,男人**一声,睁开了双眼。当他撑起身,看到床边的阿留时,狭长的眼中透出刀刃般的锐利,端正俊美的面容也显出股阴鸷:“……你是谁?我为什麽在这里?”
“我是卸甲村的织网阿留,在江边救了你。”阿留朝他微笑。
叛逃出来的奴隶,大都害怕被人抓回原籍领赏,所以他的反应,她完全能够明白。
“你肩上的奴隶烙印我看到了。你放心,我不会去报官领赏。我阿留都这把岁数了,还想著积点阴德,不会赚这没良心的钱。”阿留看到旁边的姜汤烧好了,扑扑的冒著白汽,走过去掀开锅盖,用粗陶大碗盛上半碗棕红色的姜汤,端到那男人面前。
“卸甲村……阿留……多谢。”男人端过姜汤,低声道。
他锐利的眼神渐渐消失,神情也变得柔和起来,也许是被姜汤热气熏的,眼底泛上一层薄薄雾气。
“你真是好看。”阿留忍不住称赞。
男人有些尴尬,掩饰的端著姜汤喝了两口。
“呵呵,我这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话。”阿留接著往下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跟我家死鬼,在外面贩海货,走南闯北了十几年呢。”
“……只是一场战乱说来就来,赚来的钱全部被官兵抢走,充给国库当军费。我和死鬼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子聪明伶俐,念书的时候哪个先生都夸,女孩子长得跟花儿似的,又对爹娘知冷著热,也都在战乱中没了。”
阿留幽幽叹了声,往炉子里添块柴,背朝著他:“我那儿子若没走,也就比你大几岁……对了,你该是二十七八岁吧。”
“哪里,我三十二了。”男人看看阿留有些佝偻的背影,目光中掠过一抹深痛,“您放心,天朝和金摩的战争已经结束,再也不会有大规模战乱,当今皇上又圣明决断……”
“其实呢,我并不在乎被哪个皇帝管著。”阿留打断他的话,“至於谁错谁对,谁圣明谁坏蛋,我这把岁数了,也不想听。天朝也好,金摩也罢,只要能让我过上安稳日子就行。”
男人垂下眼帘,望著碗里的棕红色姜汁,怔了片刻,忽然笑了:“大娘,您说的真对真好。”
卸甲村,将军卸甲;阿留,永远留下。
这是不是,上天为他指出的一条最终归途?


叛将(2)


“你没地方去吧。要是不嫌弃,就在我这里先住下。”阿留被他这麽一夸,笑得连嘴都合不拢,眼角堆出两排细纹,一张皴皮老脸,被炉火映得彤红,“村里要有人问起,我就说我儿子战死是误传,他历经周折又回来了。”
“嗯。”男人也笑,“我虽说没什麽谋生手艺……但砍柴什麽的力气活路,都是可以做的。”
他笑起来的模样,真的如同和煦春风,让人看了既想亲近,又觉得温暖。
阿留听他答应,站起身,搓著手,往前走几步,想想不对,又退回到原地,欢喜的都不知道该做些什麽了。
就好像,十四五岁就被官府强行征走,然後在沙场送了命的那个孩子,再度回到自己身边。
“对了,你叫什麽名儿?”阿留走到他身边,忽然开口,自己都觉得这话问的有些没头没脑。
“我的名字……”男人的神情一点点沈寂下去,“对不起,我的名字不能说……大娘儿子的名字是什麽,以後就叫我什麽好了。”
“你瞧瞧,我真是老糊涂了,这个当然不能说。”阿留拍拍自己的脑门。
这男人的名字,多半是他主人给取的,当然不能到处让人乱喊,否则的话,难保哪天不被找上门来。
“我儿子叫洪引,字亦凡,这是发蒙时,先生给取的。小名宝蛋儿,这是我给取的……以後,我就叫你宝蛋儿吧。”

【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版权归原作者,《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这篇小说le79188-1。

  • 更多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推荐小说
  • 教父大人?滚蛋!—君太平(中)Hot.

    第一零五章 再次回潜 司机在刚一离开别墅的时候,闻人斯于就以他们要单独相处遣退了,离开了别墅的范围,闻人斯于...

  • 恨一个人(上)—寒衣Hot.

    恨一个人 楔子 六点半。 叶书歌睁开眼,刷得大白的天花板有着龟裂的痕迹,光透过窗帘肆虐,将狭小卧室照得清清楚...

  • 替身燃情+番外BYdomoto1987Hot.

    文案: 被人下药算计,却被互相嫌弃的男人救下,继而发生了第一次的关系。他们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向同一条轨道。 ...

  • 清零重来—小白龟的猫Hot.

    全文: 他是禀赋过人,天才过人,聪明过人没错不过那是指在心脏科手术方面,跟灵异现象没有半点相关啊! 灵魂错置...

  • 天变—朱砂(一)Hot.

    风定尘,南祁王族之子,幼慧而黠,随太子就读于青苑,为诸子之最劣。九岁其父暴毙,十五岁散其家从军,朱子八年,...

  • 《叛将—水虹扉[高质言情]》上一篇
  • 教父大人?滚蛋!—君太平(中)

    第一零五章 再次回潜 司机在刚一离开别墅的时候,闻人斯于就以他们要单独相处遣退了,离开了别墅的范围,闻人斯于...

<small id='le79188-1'></small><noframes id='le79188-1'>

  • <tfoot id='le79188-1'></tfoot>

          <legend id='le79188-1'><style id='le79188-1'><dir id='le79188-1'><q id='le79188-1'></q></dir></style></legend>
          <i id='le79188-1'><tr id='le79188-1'><dt id='le79188-1'><q id='le79188-1'><span id='le79188-1'><th id='le79188-1'></th></span></q></dt></tr></i><div id='le79188-1'><tfoot id='le79188-1'></tfoot><dl id='le79188-1'><fieldset id='le79188-1'></fieldset></dl></div>
              <bdo id='le79188-1'></bdo><ul id='le79188-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