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

逐乐网zhulewang: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


  这是一幢在这个小镇很常见的房子,四大间的面积,高四层。红砖在岁月的流逝中被茁壮的藤蔓攀援覆盖,不算小的院子里自由自在生长的树木花草,完全找不出任何人为修剪的痕迹,呈现出太过活泼的生机,连院门和小径都被遮掩干净。
  
  房子的里面,本来应该是四大间互相连接贯通而形成的大空间被隔出了前后各四个房间和中间一条走廊,挂在门上的门牌已经有了些年月,从钉子处蔓延开的锈迹一直延伸到门牌背面。
  
  这也是这个小镇对于老房子相当常见的处理方式。
  
  随着时代的进步,原先村子里最常见的房屋构造开始无法适应人们新的生活――特别是在年轻人一批随着一批出外生活之后,被留在小镇里的老人也越来越没有心里去照看这么大的房子。幸好随着公路的铺设,原先半封闭的小镇地理位置越发好了起来,即使是在上下班高峰期,从这里驱车去市中心,也不会太挤,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始终没有被开发,环境也依旧保持着原先的模样,这使得越来越多并没有太多预算在房租上的年轻人开始在这里聚集,倒使得这个小镇呈现出了一种别样的生机。
  
  苏默也是这种年轻人中的一员。
  
  他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房子的正面――三楼靠角落的那间是他看中的那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在拐角,那个房间比同楼层的其他房间要多了几个平方,外面也比别的房间额外多了一个小阳台,即使房租也相应的贵了一点,苏默还是相当满意。
  
  顺着自己以后将要居住的窗户向上看去,晴日的阳光透过高大树木茂盛的树冠照射在他眼睑上,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微风吹拂着油亮的藤蔓叶子拍打在那扇窗户上,小镇里永远很安静,苏默恍惚间仿佛听到了清脆的拍打声。那个房间因为没有再往上的楼梯,比苏默租下的那间要更大,价钱倒是没有变,不过出于某种考虑,苏默永远都对顶楼的房间敬谢不敏。
  
  ――虽然这种拒绝可能没什么用,但起码还能自欺欺人。
  
  希望这次的租房生涯可以持续的久一点。苏默一边想一边叹了口气。
  
  还没到一般的租房高峰,春节刚过,很多在租户在回家前把房子退掉的房间都还没有住进来人,所以苏默也不忙着搬进去,更何况,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就算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苏默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刚好出租这套房子的老人在后院另外开了小院子建了平房,这阵子苏默便住在那里,房子不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每天从起床一直到睡着,三餐加夜宵热心的老人都主动准备了,只收了苏默一点象征性的钱而已,如果不是实在是打扰人家,苏默倒是更愿意在那间小屋里一直住下去。
  
  绕着房子转了几圈,一边走一边顺手拔了些野草,小院里不知道种了什么花,沿着墙角生了一片,虽然春天还远在天边,已经含了几个花骨朵,研究着哪几朵能开出什么颜色的花来,已经成了苏默现在每天的消遣。
  
  顺着墙角拐出了院子,小镇似乎依旧保持着过去的习惯,即使过往串门的习惯已经被大量进驻的年轻人冲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没有哪家人是将自己的院门锁起来的。苏默刚来的时候也不习惯,但住了没几天就被同化了。把因为他开门而掉落的新藤拾回到不高的院墙上,苏默哼着歌开始例行的散步。
  
  冬日的白天很短,等到他回到院门前,远处的太阳已经被兽一般的山脉吞食了一半。还没开门,苏默就听到提供给他住房的老人的声音。
  
  “今天回来有点晚啊。”
  
  老人的普通话并不标准,乡音缠绕下使得每一句话都听起来分外温柔和蔼。苏默一边关门一边应道:“今天去那边的山脚看了。那里花骨朵都含了一半了――今年的冬天可真暖和。”
  
  “不是天气暖,是我们这里风水好~”老人笑眯眯地递过去一杯水,说:“今天有个房客提前回来了,刚才跟我说她房间的灯泡坏了,我的腰不行喽~小默就帮爷爷给她换下灯泡吧。”
  
  苏默点点头应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那幢房子依旧是跟过来之后每天晚上看到的一样,一点光亮也没有:“她住哪个房间?”
  
  “就是你隔壁屋。是个水灵的女娃子哩。”说完,老人还看了苏默一眼,眼里闪过的狡黠的光芒让苏默默默囧了一下。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即使他这位未来的邻居长的再国色天香,他大概也提不起丝毫兴趣。唔,如果是个清秀点的男孩子的话,那倒是说不定了。
  
  或许是因为考虑到尽量腾出一切可腾出的空间摊到住户的房间上,这里所有改成出租房的房屋的楼梯比一般情况下窄了很多,大概刚好是两个人并排而下中间有一点必要空隙的宽度,苏默走在楼梯中央,想到未来日子里随着住户的逐渐增加,这里将会发生的拥挤情况――在选择房子前苏默已经了解到在这里住的大多都是上班族,而上班族的上下班时间总是差不多的。
  
  幸好自己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苏默在心里发出了不知是第几次的庆幸感叹。
  
  这里的房子格局四平八稳,苏默住的这一边刚好面朝正西,透过走廊尽头的窗户,浓稠的几乎要滴下来的阳光堪堪舔到他的衣角,苏默注意到他隔壁房间的房门口已经放了一口袋口被扎的整整齐齐的垃圾袋,房门没有关,只是半掩着,透过门缝刚好能看到里面有个正在打扫的背影。礼貌地敲了门,那人转过头来刚要打招呼,注意到是不认识的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
  
  苏默指了指天花板上的灯,现在已经是傍晚,虽然外面还有些光亮但房间里面已经暗了起来,既然在打扫也没有开灯,那能坏的,也只有这么一盏灯了。
  
  “你的灯泡不是坏了么?刚才大爷叫我给你修下。”
  
  那人这才松了口气:“――我刚刚还在担心要是还不来人修我晚上可怎么办呢,这个灯过年前就坏过好几次了,修了坏修了坏,你顺便看下是不是电路问题吧。”
  
  态度生疏客套,简明扼要地说了问题后就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苏默爬上椅子――显然只是把他当成了是大爷请的修理电路的电工而已。
  
  苏默也不打算介绍自己的身份――虽然自个是她的邻居,但按照自己的作息时间,一个月里能见到她一次都是凑巧了。幸好自己还懂电路,而为了方便大爷是交给自己整整一个工具箱过来的。

【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版权归原作者,《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这篇小说le79170-1。

  • 更多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推荐小说
  • 合欢—公子无双Hot.

    它,本是荣王府里的一条逍遥自在的小锦鲤,却因贪恋主子的一丝柔情耽误了百年的道行。 他,本是无欲无争的靖王爷...

  • 重生之捣乱—生生死死(上)Hot.

    全文: 重生PK穿越。 PS:主角有一个空间,不过只能放死物,人不能进去。 重生之捣乱1 剽窃出来的才子 重生之捣乱 ...

  • 逝流光—阿罗al(兄弟强强)Hot.

    流光易逝 二十年辗转一场空 他们徘徊了一生 始终追寻不到的那一丝半点的光亮 流光是时间 或是光明 对他们来说都是...

  • 日落断魂街—九重门Hot.

    文案 日落断魂街,黑店夜未眠。 拉城的断魂街上有一家酒店,无甚奇妙之处,就是有道看家菜肉馅饼,绝对的独家秘方...

  • 我的王妃是男人+番外BY十世Hot.

    我的王妃是男人(上部)(出书版) BY: 十世 文案: 大病初愈,东方昊晔小王爷发现他失忆了。此时前来探视的小王...

  • 《一个人—梧州[高质言情]》上一篇
  • 合欢—公子无双

    它,本是荣王府里的一条逍遥自在的小锦鲤,却因贪恋主子的一丝柔情耽误了百年的道行。 他,本是无欲无争的靖王爷...

<small id='le79170-1'></small><noframes id='le79170-1'>

  • <tfoot id='le79170-1'></tfoot>

          <legend id='le79170-1'><style id='le79170-1'><dir id='le79170-1'><q id='le79170-1'></q></dir></style></legend>
          <i id='le79170-1'><tr id='le79170-1'><dt id='le79170-1'><q id='le79170-1'><span id='le79170-1'><th id='le79170-1'></th></span></q></dt></tr></i><div id='le79170-1'><tfoot id='le79170-1'></tfoot><dl id='le79170-1'><fieldset id='le79170-1'></fieldset></dl></div>
              <bdo id='le79170-1'></bdo><ul id='le79170-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