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

分类: 热文

逐乐网zhulewang: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

江湖恩怨布衣生活市井生活

文案

中洲东部的绩阳城中,有一位说书人,众人称其为断章先生,只因他说书从来只讲一部分,断章而说。而在他生命中最后一次说书时,却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四十多年前,关于一个说书人,一个江湖浪子,牵扯到称霸一方的覆灭势力,一场谋反兵变……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顾非情 ┃ 配角:沈承山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人间三月,城南花开,芳菲伊始。

绩阳城,自古为中洲军事要塞,乃兵家必争之地。古语有云: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今,距上一个分崩的乱世结束,已过去五十年了。五十年相安无事,五十年休养生息,如今的绩阳城,政通人和,民殷昌盛。

绩阳城南有一处栖云轩,一茶馆说书之地,其中住着一位说书先生,绩阳城的人皆称其为断章先生。至于其具体名姓,却无人知晓。只因他讲书向来只讲一半,悲欢离合四情,向来只讲欢而不讲后来的悲,只讲合而不讲后续的离,书章中途而断,故而大家为他取了这样一个称号。不过,听老人说,断章先生最初来此说书时,并不是如此,只是后来忽然变了,问其缘由,断章先生也只是笑笑,回答说他想把故事停在最好的地方。

怎样算是故事最好的地方?他没有解答。

如今,断章先生已七十有余,近两年来身体日衰,布台演书的次数与时间逐渐变少,多数时侯都是弟子来,而他的弟子也如他一样,断章而讲。几月前,断章先生忽然重病,这几个月来不曾登台,今日再布台演书,说是最后一次,并且听说这次会是个完整的故事。

如此一来,平日里的听书爱好者便梁梁赶来,一时间,栖云轩好不热闹。

“今日,各位肯来栖云轩捧场,老夫在此谢过。”噪噪人声中,断章先生迈着气虚的步子走出,向来者致谢。声音虽有几分浊哑,却掩盖不了其本真的温朗,令听者感叹,年老岁暮,病痛折磨,也都损耗不了断章先生那天生的清俊温朗之音。

“今日,我要说的是关于一位说书人的故事,那是在四十五年前,在中洲一处边陲小镇中,有一位年轻的说书人名叫何顾……”

那一日,何顾在自己的小肆中演书论话,眼见座中无人,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事实上,由于多年战祸,而此天下初定之际,并没有多少人有那个闲心和闲钱去听书的。说的更直白些,彼时说书这个活计,就是个饿死的行当。不过,这也就是对一般说书人而言。面对惨淡的现实,何顾有主意。

他找上了官府,到了府衙那里,对着门前衙役,他说:“我要见你家大人”。衙役一听,心想:这谁呀,大人也是随便见的?就要把他赶走。可还未及他们出声动手驱开他,他却猛的对他们呵斥了一声,站在衙门大门口,端的是一派正气凛然,言辞训斥道:“我有良策献上!若影响了刺史大人治政仕途,你们担待的起?”

衙役被他一番态势吓了一跳,又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下,冠带规整,白衣净洁,生的文质彬彬,眉目间英气俊佳。衙役们猜想这个人应该不一般,商量了一下,便让一人进去通报了。

片刻之后,衙役将他带了进去。

等见到知府大人,知府问他此来欲做何种提言。他答曰:天下初定,而民心未定,朝已立,而政未通。欲有为,则需定民心聚民力,欲定民心聚民力,则需上下相知,政行令通。“

知府再问,“话虽如此,只是民心不定,又如何能政行令通?”

“自然是要从上而下主动推广下去。草民不才,今日正为此事而来。”

“哦?”

“草民本一说书人,最擅长的就是讲说古今百态故事。如此,若有政令,先往草民那里,由草民引古今趣事说演一番给众人知晓领会,而后实施,不更容易吗?”

知府沉思片刻,点头,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不过……”何顾忽有话锋一转,迟疑起来。

“不过什么?”

“这眼下情况,听书者也少。让众人前去听我讲,也需要号召啊。”

知府又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个不难,我让衙役们帮你。”

好嘞。何顾心里暗道。

如此,说书人的小地方每天都塞满了人。

而何顾,也确实如他所说,为那些有的根本不识字的人以有趣的方式讲明了政令。

不过,几日之后,何顾又找上了知府。这一次他说:“大人,草民撑不住了。”

知府一听,慌了,这刚出了效果,怎么就撑不住了。

何顾苦着个脸,是百般无奈,委屈巴巴的解释道:“唉,知府大人体谅,小民我也是要吃饭的,这每天去听书的人是不少,可都没有钱。而且又都是您命令过去的,我也不好去找他们要钱,这样下去,小民是真的撑不住啊。”

知府一听,心想也是,又思索了一会,抚慰道:“官府还是需要你,要不这样吧,你还继续干下去,你的吃穿用度所需钱两,官府为你- cao -办,毕竟你也是为官府做事。”

“多谢大人!”何顾欣然拜谢。

如此,在艰苦时期,何顾既获得了客人,又挣到了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后来有一天,他照例迎客说书,讲到中途,忽然一股奇异的酒香吸引了他的注意,寻香看去,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孔,坐在最后的位置,自饮自酌。

陌生人……绩阳城地处边塞,是少有外人来此的。这引起了他的好奇,而更让他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人听书时的状态,与他人不同,自始至终他没有情绪变化,一口一口平静的饮着酒,似乎这故事并不精彩,也并不吸引他,然而他又表现的十分有耐心,不曾离席。若说是来寻事的,又一直安安静静,直至那一日章回结束,再去看时,人又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奇怪的陌生人。

第二天,何顾早早的开了门。今天知府会来这里听他说书。其实也就是来监督查看一番。这段时日,绩阳城新的政令放出。知府对这一次的政令举措十分重视,交代何顾要好好讲解,帮助官府好好宣扬推进,而此次更是亲自到场。

江湖恩怨布衣生活市井生活

但在此之前,出现了一段小插曲,被何顾应付掩盖了过去。

之后,这一日过的平平淡淡,暮时下起了小雨,何顾站在堂前,看着- yin -沉的天色,心中别有一番心事。

    一夜风雨,草堂不驻南风,闲亭知时,半挂晨色共垂珠。

第二日一早,何顾如旧打扫庭院门前,继续开张。待辰时又过了半刻,听者陆续来到,主板一声,故事里又换了主场。

【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版权归原作者,《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这篇小说le51746-1。

  • 更多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推荐小说
  • 抠门夫夫种田记+番外 by 蔻红(上)Hot.

    甜文种田文情有独钟布衣生活 文案 沈家屯的小哥儿沈慕父亲去世,面对虎视眈眈想谋夺他家产的二叔一家,小哥儿当机...

  • 抠门夫夫种田记+番外 by 蔻红(下)Hot.

    甜文种田文情有独钟布衣生活 第58章 沈慕的见公婆前恐惧症 沈慕和刘氏由李二达委派的镖局保护着, 这一走走了整整...

  • 棠棣如烈+番外 by 故远Hot.

    甜文强强情有独钟前世今生 文案 稳中带皮变脸如翻书其实很温柔的暴力攻奶凶娇气死要面子洁癖严重的醋缸受 宋烈烈...

  • 不悔+番外 by 兔八啃(上)Hot.

    强强情有独钟年下江湖恩怨 文案: 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 那年花开满地,少年虔诚的跪在宋离面前 师尊在上,受...

  • 不悔+番外 by 兔八啃(下)Hot.

    强强情有独钟年下江湖恩怨 ☆、第五十五章 55 长睫抖动的如同萧瑟秋风荡下的枫叶,细密的冷汗浸满光洁的额头。 宋...

  • 《中洲异谈之断章 by 一襟披快》上一篇
  • 抠门夫夫种田记+番外 by 蔻红(上)

    甜文种田文情有独钟布衣生活 文案 沈家屯的小哥儿沈慕父亲去世,面对虎视眈眈想谋夺他家产的二叔一家,小哥儿当机...

<small id='le51746-1'></small><noframes id='le51746-1'>

  • <tfoot id='le51746-1'></tfoot>

          <legend id='le51746-1'><style id='le51746-1'><dir id='le51746-1'><q id='le51746-1'></q></dir></style></legend>
          <i id='le51746-1'><tr id='le51746-1'><dt id='le51746-1'><q id='le51746-1'><span id='le51746-1'><th id='le51746-1'></th></span></q></dt></tr></i><div id='le51746-1'><tfoot id='le51746-1'></tfoot><dl id='le51746-1'><fieldset id='le51746-1'></fieldset></dl></div>
              <bdo id='le51746-1'></bdo><ul id='le51746-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