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

分类: 今日推文

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

文案:

“无名之爪”结束,进入“宇痕天宫”卷~

“宇痕天宫”是最后一卷

暮春之初初相见

怎料对手变情人。

一个边谈恋爱边解谜的故事

每一卷的事件都相对独立,嗯,相对,可以分卷来看

战斗力爆表的美人攻×运气有点背的公子受

构思之初就想写两个美少年之间带点荷尔蒙的悸动(设定是20岁+,还算少年的对吧~)

总体上两人相处时都是很温柔的人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主角:慕如羽,淳于夜来 ┃ 配角:许多

卷一:夜来如羽

第1章

正是暮春时节,天色渐暗欲雨。

翻过这座山就能看到盛京了。心里虽然这么想,可这个走在林间山道上的旅人又饥又渴又累,脚步怎么也提不快。

滴答,一下,滴答,两下,他抬手抹了一下额头,是雨水。

瞧这雨滴的大小,怕是有一阵急雨要降下来了,这下可由不得他,如果在这山林间找不到避雨的地方,准保被淋成一只落汤鸡,到时带着这么一副邋遢的样子进不进的了盛京城都难说。

他拿过背上的布包抱在怀里,在越来越大的雨滴里,奋力地小跑着。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他正丧气地想着,眼角却瞥见了掩映在林荫中的屋舍,他心头一喜,赶忙跑过去。

门敞开着,是间废弃的屋舍。

有片瓦能够避雨就不错了,他三两步迈上石阶,将要走进门去。

若是里面没有人,他这幅精疲力竭,将要趴倒在门槛上的架势,倒也无妨,反正不会丢人。可是,好巧不巧,里面有人,他一抬眸看去,却愣住了。

这个人,我好像见过……

曾几何时,尚是少年的旅人看到过一副画像,画像上绘着一名的年轻男子,旁人说这幅画像中的人是某山某派的一个什么人物,彼时的他却也并不在意。但当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掠过那幅画像,他清晰地感觉到,心口无端荡起了一阵波澜。

好美啊,这个人。他惊叹。

一切都退后了,唯有眼前画中人的眉眼与笑意。白衣曳地,长发披散,仿若透过万水千山,对他轻轻一笑。

忽的,在多年后的一个雨天,迎面撞上一个极似的人,他脑海中蓦得一空。

只是一眼,他就感觉到对方眼中所含一半惊讶与一半警惕。他下意识地垂眸,伸手扶住一旁的砖墙,稳住身形。

那人转身,在一侧墙边站定,不再看他。

他扶着砖墙步过去,在另一侧站定。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法像那人一般站姿如松,就轻轻挪了一下,背靠在墙上,顷刻间,全身都轻松了不少。

雨势不小,噼里啪啦的倾倒在石砖上,空气湿润而清凉。这是一方天井,后面原本应该还有几进的院落,可是看样子已经不存在了,能够容身的便只有这天井边残存的几面砖墙与头顶上的屋瓦。

等雨停了,还是得进城才行,可是雨什么时候才停呢。

不过多想也无用,他索性从布包里取出一册书来,自顾翻看起来。

“你是参加明日春试的书生?”

,那人在问我吗?他转过头,见那人正是朝他发问,方才眼中的惊讶、警惕都已经收了起来,剩了点淡漠和疏远。

“嗯,”他一点头。

“为何今日才到,且还是一人?”那人又问。

昀庭春试每两年举办一次,各地书生往往会结伴提前赶往盛京,一来许多参加春试的书生都是同窗,二来,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朝廷在春试当年会拨款至各地,用作书生赶考的路费,数额不多,但多人同车同船而行,却是恰好。

他犹豫,这怎么说呢,说自己一时逞能,被扣在贼窝,还不知撞了什么狗屎运的遇到了一帮会下巫毒的贼人,被人下了毒。掌心那一点黑印还在扩大呢,可是,这些说了有什么用呢?

他心里有些发酸,嘴上却说,“我……我与同窗走散了,也不认识来盛京的路,幸好还赶得及。”

那人听完却没立刻做声,只是看了他一小会儿,再言道:“你叫什么名字?”

“淳于夜来。”

“嗯,”

那人嗯完竟然步出门去了,可是还在下雨啊。

淳于夜来走到门前,看着那人的背影,本想出声提醒一下,可一下子又不知能说什么。那人的背影亦是挺拔的,身上的服饰色彩清亮,装饰考究,可见是个富贵之人。再看看自己,只记得赶路了,也没空打理一下,这一身的布衫已经脏得认不出原色了。

感觉真是丢人呐,他脸上发热。可一想到明后天的春试,他又赶忙把这些窘迫挥散开去。

对了,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第2章

当西边的最后一道嫣红淹没在深蓝的夜色中,盛京城里,街巷两旁的灯笼点亮了,白日里的喧嚣转入了夜晚中的喧闹。酒家、青楼、商铺、赌坊……是那些最热闹的所在。

武安街上,坐落着一座既不算张扬也不算低调的建筑,名为“销愁坊”,不过在盛京人眼里,这哪是什么销愁坊,这简直是销金窟。

不过,用金银“销愁”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销愁坊”的第一层是个大赌坊,正中是大厅,四周皆是小厅,大厅里人声鼎沸,喊大喊小,喊六喊一的声音彼此重叠,若是从中路过,真叫人耳朵疼。可是来了赌坊不往赌桌边靠,光路过作什么,玄机自然在楼上。

一上二楼,就可见中央一个圆形木制高台,四周围了木栅,有光线从上方落下来,正好照在这高台上,显得这高台是最亮堂的地方,而二三四层中间打通,四周由木栏围成看台,看台略暗了些,正好叫看台上的人能看清高台上的打斗。

与一层相比,曾几何时,这二层之上才是真正的“销金窟”。当下的昀庭国主慕之徽在当年初登大宝时就已颁布律法,上至贵族,下至平民,一律不得私自豢养武士。这座比武台早在慕之徽登基之前就已存在。多年前,各路达官贵人带着自家武士来此比武,一来满足一种常人看不懂的血腥欣赏乐趣,二来则是彰显自己的财富与权势,用对挑的方式另类宣告——“不要随便惹我”。与此同时,比武也变成了赌局,王侯显贵,热血上头,一掷千金,由是,“销金窟”的声明传了开来。

【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本页完)

--免责声明-- 《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版权归原作者,《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昀庭轶事 by 昀珺子》这篇小说le4433-1。

<small id='le4433-1'></small><noframes id='le4433-1'>

  • <tfoot id='le4433-1'></tfoot>

          <legend id='le4433-1'><style id='le4433-1'><dir id='le4433-1'><q id='le4433-1'></q></dir></style></legend>
          <i id='le4433-1'><tr id='le4433-1'><dt id='le4433-1'><q id='le4433-1'><span id='le4433-1'><th id='le4433-1'></th></span></q></dt></tr></i><div id='le4433-1'><tfoot id='le4433-1'></tfoot><dl id='le4433-1'><fieldset id='le4433-1'></fieldset></dl></div>
              <bdo id='le4433-1'></bdo><ul id='le443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