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

分类: 热文

逐乐网zhulewang: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怅然若失

  “什么?!”我看着他急匆匆出门的背影,惊讶万状,“你让我一个人在这带孩子?!”

  哦买噶!我眼巴巴看着赫连意远去的身影,不得不返回屋子与卓玛大眼瞪小眼。她坐在里面的床铺上,拘谨得可怜,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她应该知道我不欢迎她的到来。

  我坐到旁边的床上,与她面对面,说:“喂~你饿不饿?!”

  她摇摇头。

  “我可是饿得不行了,”我起身翻找人民币,打算买些快餐吃。

  等我从外面回来,见卓玛还保持原来的姿势坐在床沿。我把泡面塞到她怀里,嘟囔着:“快吃,他回来见我不给你饭吃,保不准又会踢断我的腿!”

  身体一直处于透支的阶段,哪怕一天三顿饭都是泡面也不会觉得厌倦。我打了个饱嗝,抚着肚子倍感满足。瞧瞧那头卓玛也吃得不亦乐乎,见我瞧她,她便放下碗筷,露出一个小花脸窘迫地看着我。

  我轻笑一声,侧身躺进被窝,懒洋洋地对她说:“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先睡一会。”

  许久没有正经八本睡在床上,这一觉竟酣睡得畅快淋漓,若不是卓玛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都不知道天色已黑,而赫连意还没有回来。

  卓玛举着我的手机说:“哥哥你的电话一直在响啊!”

  我忙夺过来,一看是赫连意,赶快接听:“老师啊!我睡过头了!”

  那头赫连意语音略显焦急:“小唐!永吉他…他病危了!咳咳~~”

  “什么!”我一个孟子从床上蹿起来,“我马上过去!”

  我匆匆忙忙穿上衣服,刚要夺门而出,突然想起来卓玛,转身看过去,那小姑娘正睁着无知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跑过去,一把拾起她的衣服套在她身上,拉着她的手飞快赶往仁爱医院。

  一路上卓玛都在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现在非常希望永吉平安无事,我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关于“病危”的字眼。

  推门而入,最里面的病床被医生层层围住。我挤进人群,看到布满紫癜的小小身躯静默地躺在病床上,七窍出血,断肢血流如注,已经发黑坏死。虽说学医出身,但见到如此惨不忍睹的场面,我突然被吓出一身冷汗,张大嘴巴惊诧万状。

  赫连意像得了失心疯,颤抖着双手不停地把氨基乙酸注射进永吉的静脉,嘴里喃喃自语:“没有关系,思思,别害怕,马上就好…”注射完毕,他又慌慌张张地举起自己的手臂,对郑群说“小郑,抽我的血,输给思思,求你了!”

  郑群以及周围的医生悲伤地看着他,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卓玛,挤进人群后看到自己弟弟的惨状,一下子扑上去抱住永吉的身体,嚎啕大哭,任我如何拉扯,她也不为所动。

  我看着头上那仅剩几毫升的血浆袋,再看监护仪上那条可怕的直线,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抽我的血不行吗?!”赫连意跪趴在永吉身旁,泣不成声,“你们为什么见死不救?!”

  我缓缓上前抓住赫连意的手臂,沉声说:“老师,永吉死了,你要节哀。”

  他满头大汗,呼呼喘着粗气,艰涩地转过头看着我,喃喃自语:“没有,你胡说!他还活着!为什么不给他输血?!你们这些禽兽!”

  他猛然推开我,突然抓起身旁的除颤仪给了男孩一次电击,见没有反应,又扔开机器,鬼迷心窍般不间断地做着胸外按压,边做边哭喊:“思思!思思!爸爸在这!不要怕!爸爸会救你!” 眼泪与汗水模糊了他的镜片。我一把抱住他的身体,强迫他停止手下的动作,大声呼喊着他,希望他能清醒:“老师!永吉死了!他不是思思!你不要这样!”

  周围的人潸然泪下,郑群默默地擦着眼泪,悄无声息地将人群驱散开来。

  他任我抱紧他,身体如风中残烛般颤抖不已,双手渐渐握拳,泪如雨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思思!都是爸爸的错!” 我松开他的身体,伸手擦掉他脸上的泪,轻声安慰:“不是你的错啊老师!永吉的感染太严重了,你不要自责!”

  听见我的话,他顿时萎靡下来,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轻轻推开我,转身踉踉跄跄地朝屋外走去。我顿感无力,他在我面前,反复遭受着创伤,而我却毫不知情,没有用心体会,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如何才能将他从痛苦的回忆中解救出来,更不会抚平他心灵的创伤。我突然间发觉自己的笨拙与无能。

  他走到病房门口,抬手撑住门框,躬身咳嗽,一声一声戳人心扉。我上前扶住他的身体,伸手抚顺他清瘦的背,希望他能缓解痛苦。不料他的咳嗽毫无减缓之势,一声强烈的咳声喷薄而出,他的身体突然顺着我的手臂滑落下去!

  “老师!”

  我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蒙了心神,一下子捞起晕厥的他,看着他手掌上的一口血痰,心脏咕咚一声沉了下去。大声呼喊医院的医生。郑群抢先冲过来按住赫连意的人中穴,继而拿出听诊器听他的心音:“主任的高原反应太严重了,”郑群指示我把赫连意抱上床铺,“现在出现了肺水肿的情况,肺动脉压骤然升高,所以出现了咯血。”

  片刻赫连意缓过一口气,呼吸艰涩,睁开迷离的双眼扫视着周围,继而又落下泪来。他迷迷糊糊地任我们给他通上氧气,连上酚妥拉明输液器,制备导尿管。我和郑群,还有卓玛,守在他身边,三个人相对无言,全部沉浸在无限的悲伤与哀郁中难以自拔。

  我攥紧赫连意枯瘦的手掌,望着他那苍白清削的侧脸和青紫干裂的双唇,追忖着他说过的话,我突然间体悟到生命的脆弱与艰辛。

  “你没有体会过,那种刻骨的思念之情,几乎带着肉体的疼痛,把我和周围的一切隔绝,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直至慢慢褪去颜色,天地一片玄黄…”

作者有话要说:  

  ☆、怜孤惜寡,仗义行仁

  

  在长夜的孤灯下,我疲累不堪地守在赫连意的病床旁,端详着他宁静黯淡的面容,惙怛伤悴。

  在我们不可把捉的尘世命运中,我们还要承受多少无情的背弃,苦痛的创痕。此一世走过,要历尽几多悲欢离合,几度生死感悟,几多磨难和坎坷。

  我颓叹着自己的无计可施:“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你那成熟容忍的心智,你那剜心刺骨的哀戚之情,让我感到有生以来最大的无奈。我想去改变,我想去追赶,但是我徒有一颗红心,却找不到映照的方向。老师,如何才能让你快乐?如何才能让你幸福?!”

【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版权归原作者,《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这篇小说le36391-1。

  • 更多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推荐小说
  • 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上)Hot.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怅然若失 书名:自别后遥山隐隐 作者:云何吁 文案 一个桀骜不驯、少年轻狂的医学生,在万般厌倦...

  • [重生]异星皇族 by 紫矜(下)Hot.

    灵魂转换 但是巴泽尔对待实验是很谨慎的,不会在一项实验中随意添加一些拥有不确定性的手术程序,所以他一定是因...

  • [重生]异星皇族 by 紫矜(上)Hot.

    灵魂转换 书名:[重生]异星皇族 作者:紫矜 陆宵死于意外,再醒来时成了一个星际帝国的皇子,被敌人捉住了困于牢...

  • 娱乐圈之炮灰 by 赠品毛兔子Hot.

    情有独钟娱乐圈因缘邂逅恋爱合约 《娱乐圈之炮灰》作者:赠品毛兔子 文案 沈清鹤是个不入流的小演员没钱,没资源...

  • 二货与二逼的计算法则 by 懒虫已乘黄鹤去Hot.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欢喜冤家阴差阳错 《二货与二逼的计算法则》作者:懒虫已乘黄鹤去 文案: 失忆男与恶坊主 赵某人...

  • 《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下)》上一篇
  • 自别后遥山隐隐 by 云何吁(上)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怅然若失 书名:自别后遥山隐隐 作者:云何吁 文案 一个桀骜不驯、少年轻狂的医学生,在万般厌倦...

<small id='le36391-1'></small><noframes id='le36391-1'>

  • <tfoot id='le36391-1'></tfoot>

          <legend id='le36391-1'><style id='le36391-1'><dir id='le36391-1'><q id='le36391-1'></q></dir></style></legend>
          <i id='le36391-1'><tr id='le36391-1'><dt id='le36391-1'><q id='le36391-1'><span id='le36391-1'><th id='le36391-1'></th></span></q></dt></tr></i><div id='le36391-1'><tfoot id='le36391-1'></tfoot><dl id='le36391-1'><fieldset id='le36391-1'></fieldset></dl></div>
              <bdo id='le36391-1'></bdo><ul id='le36391-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