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番外 by 琰迟

分类: 热文

逐乐网zhulewang:谢谢+番外 by 琰迟

虐恋情深怅然若失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不要再和我说空悲切,白了少年头。

谢谢你,对我的包容。

谢谢你……

虽然,我远远不止,想对你说谢谢……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帙,吴狄,陆竹寅 ┃ 配角:省略省略 ┃ 其它:第一篇现代,求支持

==================

  ☆、楔子

  

  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袁帙揉着自己蓬松干枯的头发,苦笑连连。每天都要这样上演一遍,真是够了。明明只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却总是有好事的三姑六婆来寻衅。她们问来问去,就只有这样一个问题,原来你都三十好几了?

  袁帙频频摆手,淡淡解释,我今年二十六。 

  二十六岁,这么不上不下的年纪,却绝不会与三十大几混作一谈。 

  因为他的黑发之间,都层层叠叠的白发,忽而这里几根,忽而那里又聚集起来。 

  袁帙一气之下,跑去美发店里染了时下流行的挑眼颜色,一头亮红,霎时精神了不少。 

  陆竹寅是他多年的朋友,素来说话讥讽,他望了一眼这惹眼的红色,淡淡说了句:“病根全不在此,染了再浓的颜色,总会白回来的。” 

  “我有什么办法,你平时嘴贱又精怪的倒是给些意见啊。” 

  陆竹寅撇撇嘴,不和他在这个问题置气,“这几日来还是睡不好?睡不好了,营养跟不上了,自然就白了少年头。” 

  陆竹寅虽说是胡诌一通,但袁帙心里明白的,他说的都是对的。自己都已经很久没有睡好过了。 

  “你呢,也想开些,有什么可烦的,吴狄都和你分了多久了,人家能潇洒自在,你凭什么不啊。”陆竹寅最好些舞文弄墨,嘴里时不时就会蹦几句古人云云来,“空悲切,白了少年头。” 

  袁帙抿紧了唇,不语。陆竹寅句句在理,如今的日子里,只有自己在空悲切。 

  “我克制不了,我想他,就是想他,也只是想他,没有别的。”袁帙捧着茶杯,里头的茶温降了不少。 

  真像,人走茶凉。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说不定啊,现在对你的折腾多一些,总有一天你再遇见他的时候,就能像他现在对你一样,摆摆手,甚至抬抬眼,就没了。” 

  袁帙手一滑,杯中的茶水顷刻洒到他膝盖上。虽然隔着一层牛仔布料,却仍然沁入到关节里。他骤然觉得不适,将湿热的掌心贴了上去。 

  “老风湿,又犯了。”他似乎怕被陆竹寅察觉什么,故意一说。 

  “再遇,再遇,我又能如何呢?我不过,只是想他。”袁帙停止对自己头发的施虐,抱着白色枕头,呆坐在床上。 

  他人都是清梦了无痕,而袁帙又是辗转着一夜难安。                        

作者有话要说:  

  ☆、章一  窗户里透过了谁的心

  这年头,似乎“青春”变成了最美好的词汇,它比起仙林奇境更让人向往。走过的人,可歌可泣,仍在寻找它路上的人,马不停蹄。 

  于是,我们在大街小巷里,看到了种种可怖的“青春”。 

  十五六岁的青少年,长发飘飘,他们身携棍棒,认为流过血的有过疤的才真他妈的是男人的青春;豆蔻年华的清纯小女生,才刚刚开始第一步的发育,却过早地穿上那样暴露无遗的性感黑衣,凸显她们仍然稚嫩的胸型,她们说,这样的青春才漂亮得带感。 

  陆竹寅叼着烟嘴,和袁帙两人坐在落地窗户前,看着楼底下人们的来来去去,其中不乏这群热烈追求青春的人,他们身旁是倾倒了一地的啤酒瓶。这是在陆竹寅新租的屋子里。一栋老旧的屋子,电路的排布还是十几年前的版式,偶尔还有人来抄一下煤气表。 

  这么苛刻的生活条件,能定心住下来,全是因为这面落地窗户。 

  “这窗户能看到人心。”袁帙陪着陆竹寅来看这屋子的时候,前前后后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陆竹寅彼时还犹豫着,听到这句话和房东一拍即合,立马签约。 

  在陆竹寅签约的时候,袁帙独自一人站在窗前,这是他的时光。他的思绪在久远之前。 

  那大概是和吴狄的感情不明不寐的时候,两个人战战兢兢地躲着互相,见了面也是尴尬地不言不语。 

  可就是这么一户小窗,拯救了两个爱的不可自拔的青年。 

  那时的袁帙正在偷偷打量窗子里吴狄投射来的身影时,却无意也撞见了他望向自己的眼神。袁帙匆匆躲开,却用余光发觉了那人凝注移不开的目光,以及嘴角噙着的一抹笑,像是宠溺。 

  从那时起,原本对诸多童话持怀疑态度的袁帙彻彻底底地相信了白雪公主里魔镜的故事,窗户和魔镜是一样的,只是魔镜只能看到自己,他让人变得自私自利,而窗户里的,是别人的心。 

  陆竹寅又吐了一口烟圈,双指老道地夹着香烟,他的指头被熏得微微泛黄。他指着窗外楼下大吼“青春无罪”的几个痞气少年,问:“袁帙,你来瞧瞧人家的青春,再看看你自己的,你害不害臊!” 

  袁帙没由来地一笑,慢慢腾腾地回答:“我用我的青春谈了一场恋爱,还不完满吗?” 

  陆竹寅毫不留情地重重挥了袁帙后脑勺一记,埋怨着说道:“你怎么就横竖脱不开吴狄这个人,人家都走了!”陆竹寅手里的烟头又掉了一地烟灰下来,火星就亮一瞬,又瞬即灭了,“一寸相思一寸灰,喏,就是这个灰!永远不会复燃的灰。”

  袁帙淡淡地看了陆竹寅一眼。在陆竹寅的印象里,这个寡言的男子,永远都是一副无所动容的模样,一脸的淡漠,一脸的无关紧要,当然这些假设都要建立在他没有看过袁帙痛哭的条件上。 

  袁帙的下一步彻底出乎了陆竹寅的意料,他劈手夺过陆竹寅手上所剩不多的烟头,猛吸了起来。 

  “你疯了!你好不容易才戒了的。”陆竹寅几乎是要扑过去抢走袁帙嘴里的烟。 

  袁帙鼻腔里腾出徐徐的烟雾,他幽幽地说:“没有,我是来相思的。” 

【谢谢+番外 by 琰迟】(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谢谢+番外 by 琰迟》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谢谢+番外 by 琰迟》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谢谢+番外 by 琰迟》版权归原作者,《谢谢+番外 by 琰迟》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谢谢+番外 by 琰迟》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谢谢+番外 by 琰迟》这篇小说le36363-1。

  • 更多谢谢+番外 by 琰迟推荐小说
  • 车祸 by 何处饮川Hot.

    强强情有独钟相爱相杀 文案 一场预谋已久的车祸 姜戈觉得今天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不仅被公司炒了鱿鱼,被情人甩,...

  • 老板,求放过+番外 by 不会飞的美人鱼Hot.

    文案: 情伤的男人去酒吧买醉,却不料将自己买到一个男人的床上。可是谁来告诉我,他为什么会成为我的老板!还对...

  • 小猫便利店 by 干了这碗酸辣粉Hot.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因缘邂逅花季雨季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这篇文...

  • 相遇即安+番外 by 鱼瑶Hot.

    甜文情有独钟网配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不会写文案ORZ 网配相关...

  • 分不开 by 优伶史Hot.

    虐恋情深都市情缘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文案 吴迪...

  • 《谢谢+番外 by 琰迟》上一篇
  • 车祸 by 何处饮川

    强强情有独钟相爱相杀 文案 一场预谋已久的车祸 姜戈觉得今天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不仅被公司炒了鱿鱼,被情人甩,...

<small id='le36363-1'></small><noframes id='le36363-1'>

  • <tfoot id='le36363-1'></tfoot>

          <legend id='le36363-1'><style id='le36363-1'><dir id='le36363-1'><q id='le36363-1'></q></dir></style></legend>
          <i id='le36363-1'><tr id='le36363-1'><dt id='le36363-1'><q id='le36363-1'><span id='le36363-1'><th id='le36363-1'></th></span></q></dt></tr></i><div id='le36363-1'><tfoot id='le36363-1'></tfoot><dl id='le36363-1'><fieldset id='le36363-1'></fieldset></dl></div>
              <bdo id='le36363-1'></bdo><ul id='le3636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