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

分类: 热文

逐乐网zhulewang: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

情有独钟现代架空阴差阳错怅然若失

文案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世界观设定很不科学的,主题是抨击酒驾行为的,风格和内容都很神奇的故事。

时间线只有二十四小时。一切都从结束的地方开始。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邬长海,曹谨衍 ┃ 配角:曹谨文 ┃ 其它:世界观重设定,表BE里HE

==================

  ☆、第 1 章

  生与死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生命里的每一个动作都将激起池中的涟漪,并不断扩散开去。从未平静。

  一

  “面对几年没见的老同学,应该先说什么?”独自行走在人行道上的男人这么想着。

  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于是在心中重新问了一遍:“面对已经离世的老同学的墓碑,还有什么能说的?”

  12月初的北国城市,拂晓的空气冻结,生硬而寒冷。这是个历史悠久而又不那么张扬的城市。因此,六点半的城郊比起屹立于一国前沿的超级城市要静谧许多。几天前,风雪刚覆盖了整个城市。广袤的苍穹下,人行道上铺了厚厚一层雪,只有公路上时不时经过几辆卡车或是长途客车,在薄冰上印下几道模糊的纹路。

  邬长海把行李放在宾馆,只随身带了钱包和手机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而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身上与季节并不相符的一身黑色正装。他敢打包票:自扛着除父母外一片亲戚的反对声,念完五年法医系,本科毕业离校、实习、上岗后,除了出席一位同事的婚礼,他从未没有穿得这么正式。

  四年过去了,他第一次从自己工作的南方回到这座可以说是他“故乡”的普通城市。邬长海突然想起之前,父亲在厨房里围着围裙,和一般南方人一样钻研着老火靓汤,随口对自己说:我们离故乡越来越远啦。父辈将祖上坟茔留在身后走进城市,从此之后有亲近的家人便是最简单的故乡。

  邬长海曾在这里住到南下念高中,又考回了这里的大学。毕业后,他离开了,有人留下了。然后就是四年,也就是不到一千五百个日夜,然而有些东西已经被砸碎成看不见的粉末,埋进没有温度的土壤。

  他却选择为了这些粉末从千里之外赶来。

  降雪导致航班延误,他比预计晚了半天。所幸在飞机上足足睡了三个小时,本就习惯了熬夜工作的他也就打消了补眠的念头,以免误了正事。而现在他所前往的目的地,并不是哪个朋友的家或是母校。

  而是公墓。

  邬长海曾无数次设想过回到这座城市的缘由和情景,也许是工作,也许是同学会,也许是校庆。他却没想到时隔四年的回归,竟是为了出席自己朋友的葬礼。他在这四年里只通了几次电话,连面都没有见上的挚友,此刻竟已进了骨灰盒。回想起自己“等干出一番事业再重逢”的单纯执念,他无法去为自己漫长的拖延自辩。他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不算接受了这一现实。甚至于他自己也不敢相信,曾与自己共同度过近八年的时光的人,就这么在自己视线之外突然死去。

  时间逼近七点半。徒步走了半个多小时,邬长海靠着手机上的地图到达了公墓。市郊的山丘上连片的墓碑和松柏,都在顶上积了厚厚一层雪,若不是在这个充满生命相关严肃气息的地方,也许会是一幅胜景。沉重的石板道旁陈列着凋零的或是刚献上的花束。花束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只有墓碑上的名字和那名字背后更多的生命才真正知晓。在沉默的墓碑间,他看见聚集着的人群。人数不算多,但与其它寂寞的死者相比已足够突兀。

  这么冷的天气里,仍有人愿意为死者哀悼,这是难得的,甚至是幸福的。

  大概是降雪的缘故,本就沉重的气氛显得更加压抑。站在那座墓碑前的不少人年纪与自己相差无几,均穿了正装,正向碑前摆放花束,沉默着鞠躬。他到的时候,雪已经停了。骨灰盒已经放好,墓碑上“曹谨衍”三个字是新刻的。他看见曹父由曹谨衍的年轻同事扶着,虽然比起快哭晕过去的妻子要冷静许多,但也看着自己儿子的名字老泪纵横。曹谨文扶着自己的母亲,免得她像之前在殡仪馆那样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昏厥过去。

  他站在远处,莫名地感到局促不安,连一句“我来晚了”都找不到说出的机会。

  曹谨文还是看见了他。她将母亲交给自己的丈夫照看,深吸一口气,迎着邬长海走去。“……长海?那个——我弟弟——”对方是曹谨衍的好友,也是自己的学弟,自己也一时不知怎么应付。踌躇间,喉间又涌上止不住的哽咽声。邬长海无言地按了下她的肩表示安慰,看见老人也正越过人群沉默着看着自己,便反复想着应该怎么安慰老人家,有些踌躇地走了过去。

  老人张着嘴,全身颤抖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流过泪的双眼显得格外干涩,花白的头发干枯纷乱。老人伸出手紧紧抓住邬长海的肩膀,像是花了全身力气,邬长海却没感受到一点力道。他没办法问旁人这个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只有下意识地帮忙扶着老人,脸上无法浮现什么表情。“对不起,”声音暗哑,“我应该早点回来的。”

  无比强硬地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此刻脆弱的如一横枯木,喉咙里残存着悲戚的呜咽声。那头,曹母哑着嗓子低声号哭:“为什么死的是他不是我——”一个老者和一个年青人相对无言。邬长海扶着曹父,就这么撑到葬礼结束。曹家夫妇由曹谨衍的朋友们搀扶着缓缓走下山,趁着雪停出了公墓。

  邬长海并没有走。静默的人群逐渐远去后,他蹲在墓碑前,伸手轻轻触上刻了没多久的名字,内心比起哀伤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他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这时却始终哭不出来。硬要说的话,他始终没办法否定“自己能和这个人再见一面”这个已被判定不可能的事实。

  曹谨衍的死因在来之前已经听说过,五天前的清晨,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死在城郊,事后已经查出是司机严重醉驾且超速。监控录像里的车开得歪歪扭扭,简直像是追着人跑,现场更是连刹车的痕迹都没有。由于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当时曹谨文在外地,曹家夫妇也出外旅游,所以后事的处理相当仓促,墓地也是两天前才找到。

  很多时候,生命的终结也不过是薄薄一张纸,一组数据而已。

  这种想法让他与自己平常直爽豪放的性格相悖,蹲在墓碑前。对面的墓碑沉默无言。“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活着的人喃喃自语。当然,墓碑不会有任何回答。

【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版权归原作者,《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第二次葬礼 by sikori》这篇小说le36312-1。

<small id='le36312-1'></small><noframes id='le36312-1'>

  • <tfoot id='le36312-1'></tfoot>

          <legend id='le36312-1'><style id='le36312-1'><dir id='le36312-1'><q id='le36312-1'></q></dir></style></legend>
          <i id='le36312-1'><tr id='le36312-1'><dt id='le36312-1'><q id='le36312-1'><span id='le36312-1'><th id='le36312-1'></th></span></q></dt></tr></i><div id='le36312-1'><tfoot id='le36312-1'></tfoot><dl id='le36312-1'><fieldset id='le36312-1'></fieldset></dl></div>
              <bdo id='le36312-1'></bdo><ul id='le36312-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