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

分类: 热文

逐乐网zhulewang: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

文案 

惯例:

无参考无影射,请勿寻踪代入。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非司法教案,角色再混蛋,随便骂,但我不负责裁决。

小三文,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麻烦 ┃ 配角: ┃ 其它:

  幕起.

  有人在我们的地盘上自杀了,又是一个用化名在旅馆里登记的外国佬。

  脸被枪轰得瞧不出原样,护照证件也都找寻不到,窗台上的烟灰缸倒满是燃烧得彻底的纸灰。

  是个亚裔,可老板如何也记不起他的长相和口音,也或许他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想说——那个人死前留下一笔补偿款,桌上的便签上写道:抱歉弄脏了你的房间,拿这些钱买上新的地毯和床垫吧。

  真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这种事多发生几次,公民会耻笑我们是收尸人的!

  我简直气得鼻子都要歪掉,一把揪住老板欲行恐吓。

  “想交报告还是想吃巧克力?”L从牛仔裤抓出一把太妃糖,把一本散乱开的本子装进塑封袋后一同丢进我怀里。

  他是我们的头儿,同门师兄,我尊敬他信赖他。

  所以我撇撇嘴,松开老板的领子。

  “这根本不能算巧克力!”我凶狠吃糖的样子把旅馆老板吓得退避三舍。

  “而且还没有N拿罐装炼乳煮出来的好吃。”我抱怨道。

  “基本可以锁定国籍了,吃中华料理的时候我见过这种文字。”L大声嚷着,指挥人手把尸体拖回去,也没交代我该干些什么。

  这时我想到亲爱的N,他念书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看原版的唐吉坷德,现在都教书了,或许也看得懂这个,嗯,我抓抓头发,就算他不懂,他周围对鸟语感兴趣的至少比我多。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把它带回家拿给N,希望能从上面找出关于死者身份的蛛丝马迹。

  老天保佑,N恰巧选修过这门外语,因为听说是遗物,悬念勾起了他的兴趣,当即就埋头翻译整理。

  “这是一本日记,只不过被人扯开了。”

  他指着每隔几行就会有的数字给我看。

  “那么就简单啰,需要我给你排列好顺序吗?”我扫了一眼,但随即打了个哈欠,老实讲,我只对凶杀案感兴趣,而这种毫无悬念的自杀,一般接手就可以定案,没什么扭转的可能性了。

  N十分了解我,他也嫌我吵,直摆手:“不需要,这样来得更有意……”

  似乎才想到我是警察,他没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我也连忙转头看天,表明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我会尽快的。”他丢下这句话,把头埋进纸张里。

  我看手表,自告奋勇进厨房准备晚餐。

  胶囊咖啡、三文治,还有前天邻居太太送来的德国结……我把它们端给N时,他向后仰头用手臂勾住我的脖子,给了我一个吻。

  “M,我爱你。”

  我弯下腰搂住他,往自己嘴里丢进一小片番茄,有些洋洋得意。

  噢,我当然知道。

  我也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正文

  14年4月4日.

  和以处众,宽以待下,恕以待人,君子人也。

  递上辞职信的时候,领导给出高度评价,我说领导您太抬举我了,他说这是你谦虚。

  我凝视他,他脸上挂着真诚的微笑。

  老实说,我愿意相信所有人的善意,但因为他被人授意照顾我,我看不透自己是否真得讨人喜欢。

  科室要开欢送会,想了想谢绝了,这会儿有人更需要我。

  交接工作,到人事办手续,归还手机和门禁卡……

  最近填写表单太多,稍一不留神就麻木了。

  有同事趁着最后几分钟,站在饮水机旁和我闲聊。

  “真不舍得你走,麻……”

  我将食指竖在嘴前,同事了悟,赶紧咽下我的名字,含含糊糊道:“你走了,以后又上哪儿去找你这样好脾气的人呢。”

  我只一面笑,并不做声。

  “你说搁旁人身上……气性大的早就抹脖子自杀了,为什么偏你能一天到晚笑眯眯地,都不知道生气?”

  昨日旧梦,我脾气还不如狗,屁大点的事儿一蹦老高。

  麻将心眼却是极大的,他总在我气得跳脚的时候漫不经心道: “愁什么呢,天塌下来砸大家啊,再说我个子又非平均线以上。”

  他总有办法吃饱喝足早早睡下,无忧无虑迷迷糊糊,不曾像我为了前程彻夜不寐,不曾像我爱一个人食不下咽。

  这般的人生态度,小时候的我是十分不屑的。

  但白家人喜欢。

  麻将爱笑,白家人见了就说——瞧这孩子多喜庆,人要思想单纯无杂念,精神面貌才会这样。

  真叫人打心眼里喜欢。

  麻将总归是受人待见的,麻烦则是不好的惹人讨厌的。

  一点可比性都没,我映衬着他,输的毫无悬念。

  麻将一天到晚都挂着笑容,于是那些夸赞频繁地使我耳朵生出了茧。

  同事如果见过麻将,还会觉得我好吗?

  我在花店买了束生切,有些难过。

  09年1月7日

  我第一次对麻将心生嫉妒,站在白家客房的洗浴镜前练习了大半夜的笑容。

  或许上天真的偏爱麻将这样的,我笑着并不令人轻松,总也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他轻轻一笑,便使所有人动容。

  麻将发现了,把白家递的红包转送给了我,他又是怎么说来着呢?

  “他们对我好,是因为爱屋及乌,就像爱护一所要住一辈子的房子一样,为了搞好关系维持平和,他们也会顺带怜爱屋顶上的鸟儿。”

  不怪乎每个人都被他熨帖地舒舒服服的,原来他大智若愚,什么都看得通透。

  我听得直发怔,他又叨念:“你是我的弟弟,我对你的感情远远不是屋上的鸟可以比拟的,而是——若我的眼睛是只鸟,你就同它一般重要。”

  10年5月23日

  “柳树的叶子是能吃的呢。”

  我们三人散步至护城河,几年前那里还很干净,后来附近开了小工厂,冒着泡沫的污水不停息排在河床里,黑色的淤泥夹杂着枯叶和鱼的尸体涨得老高,老远都闻得着恶臭……久而久之,就再也没人提出去那里渡过漫漫长夏了。

【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版权归原作者,《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这篇小说le36283-1。

  • 更多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推荐小说
  • 寻欢作乐 by 南北逐风Hot.

    虐恋情深 文案: 一群no zuo no die的人们的无聊生活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没想好 ┃ 配角:没...

  • 你还别不信! by 不会玩的阿beiHot.

    近水楼台布衣生活三教九流天作之和 职高毕业后来到了星级大酒店帮厨, 二十岁的我以为自己五年前当厨子的梦想就要...

  • 执子之手+番外 by 千金不卖Hot.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欢喜冤家 文案 剧透:很平凡的日常文。有争吵打闹,小虐,误会,分离,甜蜜等日常。没有出轨,小...

  • 无赖反扑:反攻计划 by 牟小格Hot.

    轻松文 【书籍简介】 【浪漫轻松文,极品受,有JQ】 刚从被前女友抛弃的绝望中出来,就发现自己的取向有问题。 大...

  • 纠缠之与卿共此一生 by 彼岸萧声莫Hot.

    纠缠之与卿共此一生 / 作者:彼岸萧声莫 一月色凉透 夜色凉透,单薄的衣裳抵挡不住那凉风的侵袭,骨子里渗着寒冷...

  • 《佢脸上的小乌鸦 by Pearl.0》上一篇
  • 寻欢作乐 by 南北逐风

    虐恋情深 文案: 一群no zuo no die的人们的无聊生活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没想好 ┃ 配角:没...

<small id='le36283-1'></small><noframes id='le36283-1'>

  • <tfoot id='le36283-1'></tfoot>

          <legend id='le36283-1'><style id='le36283-1'><dir id='le36283-1'><q id='le36283-1'></q></dir></style></legend>
          <i id='le36283-1'><tr id='le36283-1'><dt id='le36283-1'><q id='le36283-1'><span id='le36283-1'><th id='le36283-1'></th></span></q></dt></tr></i><div id='le36283-1'><tfoot id='le36283-1'></tfoot><dl id='le36283-1'><fieldset id='le36283-1'></fieldset></dl></div>
              <bdo id='le36283-1'></bdo><ul id='le3628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