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

分类: 今日推文

逐乐网zhulewang: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

  “等下。”唐德秋叫住他,“裤子脏,脱下来再躺进去,我给你带回去洗。”

  宋知知确实是想脱裤子的,但他并没有做好在唐德清面前脱裤子的准备。他红着脸,甩掉了掐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嘴里更加磕磕巴巴:“我,我不!你你你出去!我,我自己,洗,不,不耽误你!”

  唐德秋不走,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有些口渴。清清嗓子,他垂眼看小结巴的破球鞋,- shi -哒哒地散落在地上,再摸上宋知知的脚背,果然,袜子也- shi -完了。

  “不应该把你放床上。”

  宋知知现在哪里管得了袜子- shi -不- shi -,他连连后退,嘴里话都快了许多:“你,你别摸,别摸这里。”

  “- shi -了,脱掉。”

  唐德秋抓住了他的脚腕,往前一带,宋知知就跌坐在床上。

  等唐德秋给他脱了袜子,宋知知才开口道:“屁股,屁股脏的,坐在床上了。”

  “没关系,袜子,裤子,被子,我都给你洗。”唐德秋说,“脱裤子吧。”

  “那,那你,转头,不能看。”

  唐德秋本想打趣他,但看他满脸气愤和羞赧,唐德秋还是照做了。他转了个身,说:“好了,你脱吧。脱了去洗澡,别着凉了。”

  将裤子快速剥下,宋知知刚想把裤子团起来,唐德秋就把身子转了过来,接过裤子:“好了,去洗澡吧。”

  还是被看完了内裤和下半身的宋知知都没有地方躲,只好赶紧往小小的浴室里跑。

  浴室的灯一直坏着,宋知知原本都是自白天洗澡,现在在里面洗不是,不洗不是。最后他硬着头皮洗完了,走出来的时候却没有再看到唐德秋。

  唐德秋给他换了被罩床单,把换下来床单被罩和裤子袜子一起带回了自己那里。给宋知知搓袜子的时候,他想起了刚才翻箱倒柜找出来的破床单,在心里暗暗记下了一笔。

  老婆婆被留下善后的林端祖送回家里,给她下了碗面条,和家人取得联系后才离开,弄完早就超过了他下班时间四个小时,他干脆就留了下来,让老婆送来了五十个饺子,小酒小菜一摆,满口德哥德哥的,把许久没有喝过酒的唐德秋喝得有些醉。

  唐德秋本不应在此时饮酒,可他也算是被下午自己说的话给臊着了,多喝了几口,想要忘记。

  可他越喝越清醒,那句话现在在他的脑子里烙下了印,一个字一个字地提醒他,下午确实是失言了。

  大概是要怪大雨,树叶,还有宋知知了。

  一想到他,唐德秋嘴里的酸菜饺子都没有滋味了,忙嚼几口咽下,喝完了酒杯里最后一口酒,腾地站起来,想要往外跑,被一旁吓了一跳的林端祖拽住,说:“德哥,你你你,你这是干嘛去?”

  “小结巴。”

  唐德秋扔下三个字就往外跑,林端祖愣了半天,冲着门口喊:“我不是结巴,我是吓的!”

  小结巴的店门紧闭,唐德秋敲了门没有回应,直接借着酒劲儿跑到后院儿,翻了围墙进去,后门的门多坏了多年,他开门进屋,直接往楼上走。

  宋知知下午有些累了,洗了澡倒头就睡,睡醒了才后知后觉,床单似乎被换掉了。他肚子饿得有些难受,就赶紧拖着拖鞋下楼煮面吃。

  他算了算手头里,还有爸爸留下来的钱,还有两千多一点。他坐在桌子旁想,他现在这个人,也许都不值两千块了。

  知知从小喜欢看书,这和这间小书摊是分不开关系的。从小扎在书堆里的宋知知,已经完全染上了印刷的书墨香和霉旧书页的味道。

  可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宋知知想,守着这个半年都不会有人光顾的旧书摊,还是离开这里呢。

  这是爷爷和爸爸两代人的心血,要在自己这里毁掉吗。虽然自己学了四年的中医学,除了这个,自己还会做什么呢。

  吃完面,他也没有心情洗碗,回到楼上,打开木窗,也不开灯,坐在床边发呆。此时的他,和平时又不一样,满脑子都是唐德秋今天下午在山上说的那句话。

  这个男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宋知知想到书上有这么一句话,“当我的日子在世界的闹市中度过,我的双手捧着每日的盈利的时候,让我永远觉得我是一无所获。让我念念不忘,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他手里抠着木窗上的倒刺,脑子里一直播放着下午唐德秋的话语和动作,直到真正的唐德秋推开了他房间的门,他才缓过劲儿来,怔怔地望着男人:“你,你怎么,进来的?”

  唐德秋也没有开灯,借着窗外闹市的灯光,看到了小结巴坐在床边,也就走过去坐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是一支钢笔,但不是之前唐德秋给他的那一支,这支是宝蓝色的。

  宋知知没有接,往床边挪了挪,说:“你,你什么意思。”

  唐德秋说:“这钢笔是一对儿,之前放你那的,是我母亲的。”

  “那,那这个……”

  “一对儿的,这当然是我父亲的。”唐德秋笑他,“你傻不傻。”

  宋知知本觉得男人来得突然,有些局促,现在被人笑了,也就没有了尴尬,赶紧回嘴:“你,你给我,我当然,要问,问,问个清楚!”

  “我不是给你。”唐德秋说,“我是要拿来交换。”

  “换什么?”

  “换你的那支,绿色的。”唐德秋说,“我们交换。”

  宋知知还是听不懂,唐德秋见他歪着脑袋,就直接把钢笔塞他手里,说:“你去拿那支。”

  下楼拿回钢笔的宋知知在把绿色钢笔递给男人之后,才意识到哪里不对,红着脸说:“你,你又来,占我便宜!”

  唐德秋把笔贴身放好,走过去低头瞧着他说:“知知,下午我说的话,不是乱说的。”

  宋知知算是彻底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唐德秋拉过他的手腕,把他的手包在自己掌心里,说:“可我似乎是不太好的人,没有什么钱,说不出什么有趣的话,身体上,也不算完整。磕磕碰碰都是小事,十厘米以上的疤痕就有三条。”

  唐德秋又说:“我少有喜欢的东西,一切都是,可以,凑活,能过就行。我也没有想过我拖着这副残破的身子,能有谁会愿意和我过一辈子。”

【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版权归原作者,《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这篇小说le34872-9。

  • 更多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推荐小说
  • 乖僻 by 渔俏(上)Hot.

    文案: 校园-富家少爷强制爱了穷逼帅哥 慢热 开学前,庄严小臂被人给敲骨折了。在家休养了近两个月,回校后惊讶地...

  • 乖僻 by 渔俏(下)Hot.

    第59章 任凭周帝泽他们如何巧言令色、溜须拍马,班上两颗草态度异常坚决,拒不肯接受女团舞的提议,庄严更是烦不...

  • 不候+番外 by 泇诺Hot.

    娱乐圈都市情缘恋爱合约 文案 一纸契约,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连接到了一起。 表面上的夫夫,貌合神离。 江云歌将陆...

  •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番外 by 少地瓜(上)Hot.

    甜文种田文成长美食 文案: 一段扔硬币祈祷的视频突然在网上爆火, 众网友:继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之后,国人连...

  •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番外 by 少地瓜(中)Hot.

    甜文种田文成长美食 第52章 【捉虫】粉蒸肉 北方秋日的天空高且远,像一块剔透的蓝翡翠,巨大而澄澈,只偶尔有几...

  • 《多事知秋 by 短指甲龙子(9)》上一篇
  • 乖僻 by 渔俏(上)

    文案: 校园-富家少爷强制爱了穷逼帅哥 慢热 开学前,庄严小臂被人给敲骨折了。在家休养了近两个月,回校后惊讶地...

<small id='le34872-9'></small><noframes id='le34872-9'>

  • <tfoot id='le34872-9'></tfoot>

          <legend id='le34872-9'><style id='le34872-9'><dir id='le34872-9'><q id='le34872-9'></q></dir></style></legend>
          <i id='le34872-9'><tr id='le34872-9'><dt id='le34872-9'><q id='le34872-9'><span id='le34872-9'><th id='le34872-9'></th></span></q></dt></tr></i><div id='le34872-9'><tfoot id='le34872-9'></tfoot><dl id='le34872-9'><fieldset id='le34872-9'></fieldset></dl></div>
              <bdo id='le34872-9'></bdo><ul id='le34872-9'></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