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

分类: 今日推文

逐乐网zhulewang:《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

  却说,向暝跟丢费从易后,心里实?在是不甘心。但人已经跟丢了,他也只好折返回来。快要进门时,寻思那汉子还在这里疗伤,他肯定还会回来。于是就在胡同里找了棵大树用来傍身,他爬到最高处的树杈上,借强壮的枝干隐藏瘦长的身材,躺着守株待兔。

  果然,不到三刻钟,费从易就从西面胡同赶了辆马车过来。之?后将缰绳拴在门前不远处的树干上。做这一切的时候,他都是单手完成?的,左手一直保持一个固定的蜷握姿势垂直耷在大腿旁。向暝越看越奇怪,随时保持着警醒,待他进门后,跳下树往马车里外都瞧了瞧,没发现什么异常。可心里就是隐隐觉得不对劲。

  待费从易搀着那汉子走了出来,他悄悄隐身一旁,目送他们上了?马车,往东行驶。向暝来不及回去禀明,当即追了?上去,这回可不能再跟丢了。

  然而他是这样想的,费从易也知道他是这样想的。自察觉到背后有人跟踪时,他便步步为营,小心提防。这次也不例外。快到一处四岔路口时,他回头冲车厢道:“义父,您坐稳了,后面有条狗一直跟着咱们。”

  涂远山知道他的意思,道:“你且行便是,不用顾忌我,暂时还死不了?。”

  “是,义父。”费从易用力抽了下马鞭,“驾!”马儿便像被火烧着了?尾巴,撒蹄狂奔起来。

  但他同时低估了向暝的决心和脚力,在夜色中狂奔了?大半个城仍旧没有甩开他。费从易有点心急了,就在这时,他看到街头出现一个疑似女人抱着孩子的身影,正穿过街头往另一条路去。他心里狠生一计,竟然猛抽马鞭朝那对母子冲了过去。

  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划破了本就躁动不安的夜空,马车横轧过那对母子后继续马不停蹄地往夜色里冲。

  向暝万万没想到他为了躲开追兵竟然会使出这样恶毒的招数。飞奔到那对被撞翻倒地的母子,检查伤势,还有气息。当即把二人连捆带背地挂在身上,回头再望了?眼马车离开的方向,咬咬牙往大宅方向奔去。

第182章 危在旦夕

  却说,秦谅回到那客栈就在隔壁房间聆听动静。那二人午夜才回,而?且一到客栈就急着收拾东西退房,并且问客栈伙计换了匹新马,要求连夜赶路,行迹匆匆,十分可疑。

  秦谅怀疑是自己暴露了痕迹引起对方警觉,但又转念一想,如果问题出在自己这里,二人估计连客栈也不会回的。那就是别的地方出了什么事?

  他从二楼窗口看见费从易正扯了马缰着急上车,连忙从窗口撤身,由楼梯口下来,打算继续追踪!谁知刚走出客栈大门,一伙当地的官兵就兴师动众地涌进?门来,将他又堵了回去。整个客栈瞬间被官兵包围,老板诚惶诚恐地奔出来招架。秦谅扶着一侧的门扇,避免被人流带倒,听着那马车的动静越来越远,眉头紧皱,就想退回二楼跳窗去追。

  就在他往后撤的时候,听见一个清脆有力的声音在门外喊道:“所?有人都不许走,等?官兵验明身份!”紧接着就一位裹着貂裘大衣的白面青年就跨进了门来,不是吴靖柴是谁?

  小侯爷双手撑在腰间,反握住大衣的两缘,扫视大厅一周,扬手高声道:“给我搜!”

  两列官兵立即分头行动,往楼上楼下分头搜索。被惊醒的客人衣服都未来得及穿完,就被撵到了大厅来。冻得捧手呵气直打哆嗦。

  吴靖柴手上拿着一张画像,在乌泱泱的大厅里挨个询问,见过这个人没有?每个人都诚惶诚恐地摇头,小侯爷耐心被耗尽,气得想骂人,就在这时,忽然听见二楼有侍卫大喊:“有人跳窗逃跑了!”

  他神色一凛,迅速跳出门,望着人影遁逃的方向,气急败坏道:“给我追!”

  “义父,官兵追来了,卫阳城已不安全,咱们现在得找个地方躲一躲。”

  车厢里的人沉吟许久,道:“去东城南门,那儿有个守卫是我以前的心腹。”费从易听了立即调头,往西东南城而去。

  秦谅因担心费从易的马车越走越远,向吴靖柴解释原委时间来不及,干脆直接行动跳窗而?走。没想到,这一下子就犯了吴靖柴的忌讳,他认定了秦谅有畏罪潜逃的嫌疑,亲自带人追踪。秦谅动用全身力量极速狂奔想甩开他,奈何吴靖柴也不是吃素的。一直紧紧咬住他,片刻不松。最后,二人与官兵的距离越来越远,只剩两人一前一后拼命追逐。

  秦谅万万没有想到,吴靖柴的身手这样了得,几乎不在自己之?下,之?前还以为他只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预判错误,导致这次吃了次亏。

  快到一个拐角处,吴靖柴忽然翻上一侧的墙头,消失不见,秦谅飞奔了一阵,觉得事有蹊跷,忽然,一声哨响在头顶出现,他虽然拼力躲闪,还是飞来的被小石头刮过,耳腮发出一阵刺痛,居然流血了!抬头往上一瞧,不是吴靖柴是谁?

  他高高地站在墙头上,身上的貂裘不知何时被甩去,只着一身单衣,凌然肃立,修长笔直的身形在冰冷的月光下显得尤为瘦削。

  他迅速投出第二枚,第三枚小石子,每一枚都精准无误地直击秦谅面门。秦谅情急躲闪,“小侯爷,请住手!在下有话?要说!”

  这时墙头突然发出一声嗤笑

  “真?的是你!好一个敦王府长史!”

  吴靖柴突然从墙头跳了下来,如一头小豹似的朝他迅猛攻去。秦谅忙出手硬接。几番挡拆下来,两人谁也制服不了谁。

  眼看着前面已经听不到马车声,秦谅心焦气喘,对方攻势愈急,招招攻他要害。他疲于应对,很快就显出颓势来,费力道:“小侯爷,快住手,请听我一言!”

  “废话?少说!识相的快把康德公主交出来!不然,饶不过你!”

  “康德公主?”秦谅一头雾水,仍奋力分辨道:“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哼!误会?秦长史这出背叛旧主的戏还没演完吗?敦王打得什么主意,以为天下人不知道?!”

  “我已和敦王府划清界限,早已不是敦王府的人了!”

  “谁会相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在下有要事必须马上离开,等?办完事情之?后再向小侯爷解释原委!得罪了!”

  秦谅忽然将吴靖柴两臂抓住,紧紧夹在勒侧,用吴靖柴最不擅长的下盘攻击,将他一条腿别弯。整个人失去平衡,往后仰倒。小侯爷下滑过程中单手触地,空中侧身一转,想取他后颈,谁知秦谅先?揪住他的前衣领,往下一压,只听“咔嚓”一声,手上的力道立即被卸没了,肩膀脱臼,身子重重摔在地上,痛得他大叫一声!

【《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版权归原作者,《《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这篇小说le34852-9。

  • 更多《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推荐小说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Hot.

    真迹,因为那人和詹晏是同时代的?人物,存有他?的?墨宝并不稀奇。对她们而言旷世难见的?宝贝,对她或许就是臣子敬...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二)Hot.

    正好可以大加利用。 为此,她却不得不牺牲岑杙。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都察院肯定会派人去龙门县调查取证,如果他...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一)Hot.

    文案 ★主线剧情:皇太女朝不保夕的登极之路vs女状元一言难尽的复仇之路 ※大背景:(架空历史)天灾人祸黄钟毁弃...

  •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by 少地瓜(四)Hot.

    第101章 烤牛骨髓 晚上回廖记餐馆吃饭,廖老板亲自上菜。 余渝小声道:我跟园长说了。 廖初微怔,在他对面坐下,...

  •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by 少地瓜(三)Hot.

    第69章 【捉虫】红酥手 廖初把廖记餐馆可能要参加纪录片拍摄的事情跟经常来的食客们讲了。 毕竟拍摄期间他们肯定...

  • 《《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9)》上一篇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

    真迹,因为那人和詹晏是同时代的?人物,存有他?的?墨宝并不稀奇。对她们而言旷世难见的?宝贝,对她或许就是臣子敬...

<small id='le34852-9'></small><noframes id='le34852-9'>

  • <tfoot id='le34852-9'></tfoot>

          <legend id='le34852-9'><style id='le34852-9'><dir id='le34852-9'><q id='le34852-9'></q></dir></style></legend>
          <i id='le34852-9'><tr id='le34852-9'><dt id='le34852-9'><q id='le34852-9'><span id='le34852-9'><th id='le34852-9'></th></span></q></dt></tr></i><div id='le34852-9'><tfoot id='le34852-9'></tfoot><dl id='le34852-9'><fieldset id='le34852-9'></fieldset></dl></div>
              <bdo id='le34852-9'></bdo><ul id='le34852-9'></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