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

分类: 今日推文

逐乐网zhulewang:《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

  一阵凉风吹来,樱柔打了个极轻的喷嚏。岑杙回神,忙褪下外氅,递给她,“穿上吧,免得一会?儿得了风寒,我去跟夫人说一声,先送你回去,明天一早好上路。你留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先别去,陪我坐会?儿。我……胃里有点难受。”

  樱柔的声音很虚弱,岑杙犹豫了一下,想到她终究是喝了酒的,便坐了下来,轻轻道:“你没事吧?要不要给你倒杯水?”

  她摇摇头,冲她笑了一下,那笑容看起来有点勉强,还带着落寞。抬头仰望着?如悬炉一般压抑暗淡的夜空,细细地匀出一口气:“阿诤,你说人为什么这么容易变心?呢?”

  岑杙定住,没有说话,有点紧张地扣着手。

第192章 江后送琴

  却听见她的苦笑,“爹爹当年为了母亲抛掉了在玉瑞的?一切,到头来换回的?却是母亲的三心二意。他没有颜面再回到家乡,也没有颜面再去接我的?外婆。”

  岑杙微楞,旬又自惭。静静地听她讲述。

  “外婆今年八十岁了,双目已经失明,因为爹爹的原因,她被村子里?的?人排挤,日子过得很?是清苦。我……去时,她正在屋里?编草鞋,草鞋的?尺码还和爹爹当年上京赶考时穿的?一样。

  爹爹曾说,他当年上京赶考的?时候,家里穷得连双布鞋都没有,只能穿草履,但草履容易散啊,于是外婆连续几天几夜没合眼,给他用干草编了十好几双草鞋,捆在一起背着上路,就算这样,还担心他回来时不够穿。

  直到爹爹高中的消息传回来,外婆高?兴坏了,每天守在门口等着爹爹回来。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眼睛再也看不?见?。据村子里?的?人说,从那以后,外祖母就一直在家编草鞋,各式各样的草鞋,摆满了整间屋子,足够一个人上京赶考一辈子。可她还在不停地编……不停地编……”

  说至此处,她眼睛红了一圈,嘴角微微颤动,像在极力忍耐什么。

  “很?可笑吧,母亲虽然辜负了父亲,却没有把他还给每天守在破屋子里?等他回来的那个年迈女人。”

  岑杙沉默,当年玉瑞和蓝阙的?关系并非现在这般和睦,甚至屡有争端。作为被精挑细选出来的天子门生,樱柔父亲科举后投奔敌国的行为,无疑让朝廷觉得失尽了颜面。而?作为一个男人,甘愿成为女王的?裙下臣,也素来为玉瑞那些正派人士所不?容。这样的背景下,樱柔的?外婆有如此境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有时想,如果爹爹当年没有遇到我母亲那该多好,他会和你一样,在玉瑞有一个很好的前?程,会有一个一心一意待他的?妻子,会把外婆接到身边来好好照顾。也许他直到现在依然还活着。”

  父亲的?死,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影响了樱柔对对感?情的?取舍。她潜意识里?害怕像爹爹那般,赌上一切去爱,到头来却一无所有。所以,那一年,她没有跟岑杙走。就此,永远失去了岑杙。

  岑杙安静地听她说完,看着她流下了眼泪,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从何着手。

  最后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爹爹没有遇到你母亲,那世上就不会有你了。”

  樱柔闻言似有所动,慢慢地扭过脸来,晃着泪花哑声问:“你希望有我吗?”

  岑杙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当然。”

  她仰面而笑,希望泪水能退回去,却覆水难收。只能对岑杙道:“肩膀借我靠会儿吧!”

  岑杙看了看四下的?石头,顺从地朝她坐近一些,肩膀向前?倾斜,方便她倚靠。樱柔把脸埋在她的?肩上,安静地抽泣起来。

  岑杙全程没有说话,了解她不?是那种需要旁人安慰的人,但有些东西积压在心里?久了,也是需要发泄的?。

  等她哭够了,她问:“是不是今晚小侯爷的话,让你想到伤心处了?”

  她顶着沉重的?鼻音,“嗯”了声。

  岑杙郁气顿消,像个老夫子似的,一本正经道:“以后你少跟他呆在一块,他这个人特别不正经,总是爱胡诌八扯的,特别能把人给绕进去,顾青就是个例子。你这么傻乎乎的,可容易招道儿了我告诉你!”

  樱柔忽然“噗嗤”一笑,从她肩膀上离开,反问:“我哪里傻了?”看见?她的肩膀已经被自己的?泪水浸皱了,不?好意思地帮她捋平。又?道:“这位小侯爷似乎对你很?关心。你这么说,不?怕他难过吗?”

  “何?以见得?”岑杙扳正了身子,完全不理解她的?逻辑所在。

  樱柔歪了歪脑袋:“虽然他经常借故找你的?不?是,对我也似敌非友,但从未真正刁难于你,而?且每日为你送汤问药从未间断,关注你的?伤情比任何人都频繁。若非背后有高?人指点,我都要怀疑他倾心的?是你,而?非顾青了。但他毕竟是喜欢顾青的?对吗?”

  她真的?聪明,有些东西即使一眼看穿,也不?愿说破。

  听到那“高?人”两个字,岑杙愣了愣,从心底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顾左右而言他道:“他就是喜欢顾青,所以看我浑身不舒服。”

  樱柔也没有说下去,而?是往水榭方向看了看,“我们回去吧,离开这么久,夫人该等着急了。”

  “好。”岑杙站起来,看她还将?自己的?外氅抱着,便道:“衣服穿上吧,一会儿冷。”

  樱柔便点了点头,自己将?衣服披上了。

  两人相扶着往回走,至水榭时,看见?江后旁边的空位上,已经坐了人。樱柔倒没有觉出有什么,抓着岑杙的?胳膊继续往前?挪,但发现旁边的人却突然不走了。

  她感到疑惑,循着她的视线望去,一个形神皆漂亮的月袍书生正坐在宴席上,凝着双眸怔怔注视着她们。大概她上一刻还在习惯X1ng地微笑,此刻不知如何?收尾,那未散的笑容就凝在嘴边,看起来有些僵硬和不?自然。她的脸色泛着一股不正常的?白,在月夜的?映衬下尤为明显。目光凝在樱柔身上那件与她风格明显不符的外氅上,眼睛里?似乎结了一层冷冷的冰霜。

  其余众人似乎刚刚还在谈笑,两人的?出现就像一颗石子,将?湖面上的?所有平静打破。

  舞完剑的?小侯爷从别处走过来,出了一身汗,虽说脚步还有些虚浮,但人已经清醒了大半。把剑还给向暝。就立在那书生后面,弯下腰来,状甚亲密地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只见那书生的?神色愈发黯了,但视线并未从她们身上撤离,只是明显不再关注自己,而?是有些茫然地看向岑杙,似乎在寻求一个合理的?解释。

【《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本页完)逐乐网zhulewang

--免责声明-- 《《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这篇小说由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版权归原作者,《《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逐乐网zhulewang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逐乐网zhulewang转载《《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这篇小说le34852-27。

  • 更多《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推荐小说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Hot.

    真迹,因为那人和詹晏是同时代的?人物,存有他?的?墨宝并不稀奇。对她们而言旷世难见的?宝贝,对她或许就是臣子敬...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二)Hot.

    正好可以大加利用。 为此,她却不得不牺牲岑杙。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都察院肯定会派人去龙门县调查取证,如果他...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一)Hot.

    文案 ★主线剧情:皇太女朝不保夕的登极之路vs女状元一言难尽的复仇之路 ※大背景:(架空历史)天灾人祸黄钟毁弃...

  •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by 少地瓜(四)Hot.

    第101章 烤牛骨髓 晚上回廖记餐馆吃饭,廖老板亲自上菜。 余渝小声道:我跟园长说了。 廖初微怔,在他对面坐下,...

  •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by 少地瓜(三)Hot.

    第69章 【捉虫】红酥手 廖初把廖记餐馆可能要参加纪录片拍摄的事情跟经常来的食客们讲了。 毕竟拍摄期间他们肯定...

  • 《《鲤跃龙门》by 融泥 (四)(27)》上一篇
  • 《鲤跃龙门》by 融泥 (三)

    真迹,因为那人和詹晏是同时代的?人物,存有他?的?墨宝并不稀奇。对她们而言旷世难见的?宝贝,对她或许就是臣子敬...

<small id='le34852-27'></small><noframes id='le34852-27'>

  • <tfoot id='le34852-27'></tfoot>

          <legend id='le34852-27'><style id='le34852-27'><dir id='le34852-27'><q id='le34852-27'></q></dir></style></legend>
          <i id='le34852-27'><tr id='le34852-27'><dt id='le34852-27'><q id='le34852-27'><span id='le34852-27'><th id='le34852-27'></th></span></q></dt></tr></i><div id='le34852-27'><tfoot id='le34852-27'></tfoot><dl id='le34852-27'><fieldset id='le34852-27'></fieldset></dl></div>
              <bdo id='le34852-27'></bdo><ul id='le34852-27'></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