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

分类: 今日推文

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

文案:

何玉轩第一次知道ooc,源于一本书。

一本他会嗔怒的……神奇的文。

这世界有点阔怕。

尤其对象居然还是那个燕王。

何玉轩:告辞。

何玉轩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磕cp,那可是燕王!

X月后

何玉轩:燕王,看过自己同人吗?我有!

真香!

阅读指南:

1、所有的医学知识都是看资料得来的(胡编乱造),请不要相信一丝一毫拜谢。本文架空历史平行宇宙,一切皆有可能勿考据,文章一切都是假的。

2、就是篇轻松文不是正剧,请不要考据纠结。

一句话简介:同人文真可怕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历史衍生 系统

主角:何玉轩

第1章:一本书

建文元年,北平燕王府。

天色刚蒙蒙亮,何玉轩的屋子就亮着烛光,他慢吞吞洗脸,懒懒地换衣服,一举一动都慢到了极致。洗漱后他活动了筋骨,在廊下打了一套五禽戏后,才踱步回屋,到在书柜前随意挑了本书,在窗台边的书桌前坐下。

何玉轩半阖着眼,疲懒着看书,似睡非睡就好像没醒,手指按在书页边缘上,许久才掀开一页。

窗户并未彻底合上,日头渐渐升起,偷溜进来的几丝阳光滚落在俊秀青年身上,怜爱地在这慵懒医者停留许久,而后才被卷起的帘子盖住。

窗外雾气稀薄,点点灯光透出纸窗,衬着渐渐明亮的天色,残留着些许余温。

两月前的早朝,建文帝决议让张昺任北平布政使、谢贵张信为北平都指挥使司。

名义上是为燕王朱棣分担,又是看望病中藩王,自当由太医院派遣人来。何玉轩恰巧就是太医院的医士派来的医士之一。

明朝的太医院以院使为首,院判为副手,其下有御医吏目,再者才是医士与医生。医士和医生向来是做杂事实事的人,绝大部分的宫内病患都是他们所处理,唯有那些身份尊贵的贵人才会让御医吏目等出动。

何玉轩年方二十三,也算得上是这太医院里年纪最轻的医士了。而这一次太医院派来的人中,何玉轩孑然一身,唯有吏目张绍臣还带着两个药童。

燕王府虽然接了建文帝口谕,受了朝廷送来的草药,但从不让他们两个应天府来的人近身,就连唯一的一次见面都隔着屏风,何玉轩只听到了朱棣染病后略带沙哑的声线。

这次来北平,其实不是何玉轩第一次见到朱棣。

好些年前,他的师傅戴思恭曾经来过一次燕王府,当时的燕王朱棣患了症瘕之疾,是戴思恭对症下药,挽救了朱棣的性命。只是现在他们进不得朱棣的身边,何玉轩反倒认为是一件好事。

许久后,何玉轩合上书页,幽幽地叹了口气,倦倦合眼,像是仍残留着困意。

“子虚这是怎么了?”子虚是何玉轩的表字。

何玉轩的叹息声正好被同个院子的张绍臣听到,他也正是起来活动筋骨。

张绍臣的官阶比何玉轩高了一级,又比何玉轩年长十几岁,看着像是个风趣的性格,捋着胡子摇头晃脑,颇有一番儒者风味。

可何玉轩却知道张绍臣看起来儒雅,实则是个暴虐的性格,他手下的药童常被责打,甚至因此出过人命,但是因为他医术尚可,还得过建文帝的赞许,这底下的事情又不会捅到这位文雅的皇帝面前,因此太医院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何玉轩慢吞吞地回答,“怕是有点热感,不如张大人健壮。”

张绍臣很是自得,拉着何玉轩细细说了他近来研究的药理,倒是让何玉轩认真听了些。

这人虽然刻薄苛求,但还是有几分真章。只不过何玉轩从早起就有点精神不振,听了一会儿就控制不住走了神。

他的心思落到昨天晚上看到的同人文上。

说到同人文,这倒何玉轩不是突然发狂,生造了一个未曾听说过的名词。这源于于何玉轩一个持续了半年的,难以启齿的小困扰。

半年前他和往常一样准备入睡,躺下后不过一晃神,就出现在了一个小黑屋里。

说是小黑屋,是源于这屋子光源暗淡,只有这屋子方圆才有亮光,再往四周墙壁看,就被黑色掩盖得隐隐绰绰。

起先何玉轩惊讶之余,只以为他是被贼人绑架,没想到寂静的小黑屋里面没有任何的人影,只在书桌上摆着一本书。何玉轩这才发现他是坐在椅子上的,手也没被束缚住。这屋子寂静无人,他往外看了几眼,起身走动了起来,却发现这个屋子根本没有门窗。

一种诡谲的气氛油然而生,何玉轩走了一圈,确实没发现出路后,又心事重重地重新坐下,蹙眉凝思。半晌,他的余光瞥到书桌上的书籍,虽然是在这样令人惊异的处境,爱书的心思还是让何玉轩手痒难耐,犹豫了一会儿伸手翻开了扉页。

这本书封面枯黄,看着像是历时已久的书籍,但是翻开内页,却光滑如新。

扉页上明晃晃写着几个大字。

朱棣X何玉轩。

何玉轩疑惑,这是何意?

为何燕王的名讳会出现在前,他的名字又为什么在后?

中间这个神秘的字符又是何意?

何玉轩没骨头似地窝在椅子里,虽然不懂,也懒得去想。抬手闲闲往下翻,不过短短片刻,他面红耳羞地阖上了书页,只觉得滑天下之大稽!

这这、这怎么,他怎会和燕王做这些胡闹之事?!

真是有辱斯文!

朱棣是何人,何玉轩自然是清楚的。

自明太祖驾崩,建文帝登基后,就连在太医院的何玉轩都感觉到了那种风雨缥缈之感,文弱温柔的建文帝并非没有远见,诸位手握重权的叔伯皆是他的敌人,自周王起,已经有数位藩王落马,被贬为庶人。而与周王同胞的燕王朱棣,更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从建文元年,就逐渐听闻风声,朱棣患病发疯,卧病在床。时何玉轩虽有耳闻,但也只当做是趣事,从未把这位手握重兵的皇亲国戚往自己身上套啊!

何玉轩不愿去看书,难得勤快地又绕了一圈屋子,却也找不到其他的法子,不得已何玉轩的视线又落在了这桌面的书上。

何玉轩不是傻子,整个屋子的正中间就是这套桌椅,而这本书就放在这套桌椅上面,摆明了是最重要的东西。如果是寻常的书,想必现在何玉轩已经爱不释手,但是这本当真是……

犹豫了好半晌,何玉轩才又打开了这书,许是这本书里面藏着什么关键的线索。

【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本页完)

--免责声明-- 《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版权归原作者,《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我居然磕了燕王和我的CP!(一) by 白孤生》这篇小说le16569-1。

<small id='le16569-1'></small><noframes id='le16569-1'>

  • <tfoot id='le16569-1'></tfoot>

          <legend id='le16569-1'><style id='le16569-1'><dir id='le16569-1'><q id='le16569-1'></q></dir></style></legend>
          <i id='le16569-1'><tr id='le16569-1'><dt id='le16569-1'><q id='le16569-1'><span id='le16569-1'><th id='le16569-1'></th></span></q></dt></tr></i><div id='le16569-1'><tfoot id='le16569-1'></tfoot><dl id='le16569-1'><fieldset id='le16569-1'></fieldset></dl></div>
              <bdo id='le16569-1'></bdo><ul id='le16569-1'></ul>